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风云琳的疑惑
    风云璟不停拍打自己的脑袋,“我是个大笨蛋,说好了我来守夜又睡过去了。”随后又气鼓鼓的看向风云琳,“姐姐为什么都不叫醒我?要是姐姐叫醒我了,我肯定可以守夜了。姐姐明明答应我要叫醒我的,姐姐说话不算话。”

     “你昨天不是说要保护姐姐吗?你要是没休息好怎么来保护姐姐?”风云琳递了个野果给他。

     风云璟用力咬了口,“可是……可是姐姐一直不睡也不行啊。我想让姐姐好好休息下,姐姐,你以前说过小孩子长身体要多睡觉少干活。”

     “是呀,所以你要多多睡觉,少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风云琳替他擦掉嘴边沾到的一点果皮。

     风云璟不服气的反驳,“姐姐也就比我大三岁,也是小孩子,也需要多多睡觉,少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你都说了我比你大三岁,是你姐姐,那你就要乖乖听话,不可以有意见。”风云琳毫不客气赏了他一个暴栗。

     风云璟揉着脑袋,万分委屈地看着她,他发现自家姐姐越来越暴力了。他也是心疼姐姐才想着晚上帮姐姐守夜,让姐姐能睡一个好觉。他有做错吗?都是姐姐蛮不讲理,说不过就打他。他是小小男子汉又不能打回去,算了算了,他才不要跟姐姐一般见识呢。

     “姐姐,昨晚那些野兽为什么会出现呢?”扭过身子不准备再理会姐姐的他,在吃了一个野果后又忍不住回过身问。

     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风云琳刻意要让自己忘掉昨天的事情,不停暗示自己当做了场恶梦看待,她的好弟弟又重提起来。有那么一瞬间她有种想要把自家弟弟掐死的冲动,忍不住去想自家弟弟是不是等会儿又要提起那诡异藤蔓的事情。

     “姐姐还有诡异藤蔓,我们会不会又碰到?”不得不说风云璟真的是个好弟弟,风云琳越是想要忘记的东西他越是拼命的提。

     “云璟,你可真是我的好弟弟呀。”风云琳已经彻底败给他了,真是一刻也不能让自己休息。

     半个多月来不曾睡过一觉,风云琳揉揉越发胀痛的脑袋,她觉得自己急需要补充下睡眠,不然以她现下的状态在这危机四伏的丛林里是件极为危险的事。

     “嗯,我也觉得我是姐姐的好弟弟。”风云璟很是赞同的点头。

     “好了,云璟。我先休息会儿你注意着周围,发现问题记得及时叫醒我。”风云琳背靠着树干道。

     风云璟发现了她的异样,紧张起来,“姐姐,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哪里不舒服?”

     “没事,我只是有点累,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风云琳出声安慰,“就辛苦云璟替我守着。”

     “嗯,姐姐放心,我会好好守着的。”风云璟拍着小胸脯保证道。

     边啃着野果,边不断看着四周围。

     风云琳没有注意到,风云璟也没有注意到,昨日风云琳被诡异藤蔓碰到过的皮肤开始泛紫,并隐隐有向四周扩散的迹象。

     填饱了肚子,风云璟满脸担忧地看着自家姐姐,伸手,犹豫了下还是轻轻碰触到姐姐紧促的眉头,想要帮她揉开,他不喜欢看到姐姐皱眉。

     内心升起一股怪异的感觉,他努力的想要弄明白,一时不查揉着眉心的手用力过度,风云璟小心地覷了眼自家姐姐,准备告诉姐姐他不是故意的。却发现姐姐根本就没有醒过来,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姐姐一向非常警觉,他那一下是用了十足的力道,姐姐不可能不醒过来。

     “姐姐,姐姐。”他轻声的呼唤了几次,没见到风云琳回应。咬咬牙,风云璟硬着头皮用力去摇风云琳,他知道要是这样把姐姐叫醒了,他肯定没有好果子吃,但是不这样做他又不放心。

     不曾想这么用力地摇晃,风云琳依然没有睁眼,“姐姐,姐姐,你快醒醒。”风云璟急了,不停地摇晃。

     在他快要绝望之时,风云琳终于有了反应,她缓缓睁开眸子,有着迷茫和不解,不住的往周围寻找着什么。

     以诺!

     她听到了以诺在她身旁焦急的喊着她的名字,她才醒了过来。可是这怎么可能,以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但那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真实而靠近。她忍不住再次扫视了一圈周围,除了弟弟,再没有其他人。

     “姐姐,姐姐你终于醒过来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风云璟一把抱住她,要不是他探过姐姐的鼻息,他真的怕姐姐会……

     “云璟,怎么了?”风云琳感觉到自己全身无力,根本不像刚刚睡过一觉,甚至比没睡之前更糟。

     “我一直喊一直喊,姐姐都没有醒来,后来我用力摇晃姐姐,姐姐也没有反应。”风云璟带着哭腔。

     光线已经暗淡下来,想来她已经快睡了有两个时辰了,以她目前的状况怕也是不适合赶路了,正好也可以趁此机会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云璟,我睡着的时候有什么不寻常的事吗?”比起自身的身体状况,她更关心我眼下的处境。

     “没有。”风云璟摇头,“姐姐好好休息,不要担心,我会保护姐姐的。”

     风云琳示意风云璟扶起她,站在树杈上望了会四周,指着边上一棵树道,“云璟,你去看看,要是没有什么问题我们今晚就在那棵树上休息,要找比我们现在所站更高的树叉。”

     风云璟依言掠上那棵树,往高处窜去,仔仔细细检查了几遍,确认没有问题后回到风云琳身边,“姐姐,我看过了没有问题。”

     “嗯,走吧。”

     风云琳刚要拿起包袱就被风云璟一把抢过,“姐姐现在身体虚弱,需要好好休息,这些我来背就好了。”

     风云璟贴心的扶了她一把,风云琳笑笑没有拒绝,为了弟弟她都不能让自己有事,也一定要一起出去。

     “姐姐,你怎么样了,是不是感觉好点了?”每隔一会,风云璟就会重复的问一遍,还会伸手摸摸风云琳的额头。

     “嗯,姐姐没事。”风云琳不厌其烦的一遍遍回答。

     天色完全暗下的一刻,姐弟俩的心都是突地猛跳了一下,即便他们怎么想忽略,昨夜发生的事情还是不自禁的浮现脑海。

     “姐姐,你说那些野兽还会出现吗?”风云璟很希望自家姐姐刚刚跟他说的能够不要发生。

     就在刚刚,风云琳已经把最坏的打算告诉了弟弟,真到不得已的时候,他们就点燃火舌子,之后必须分开逃走,不要去顾及对方也不要回头去看,只管自己拼命往一个方向跑。

     风云璟自然是万般不愿意,他不要跟姐姐分开,他每一次的闯祸,不管对错,姐姐总是会站出来保护他,把他护得好好的。他隐隐觉得姐姐的话是对他说的,是要他拼命跑不要回头去看姐姐,他才不听,祸是他闯的他不要总是让姐姐来保护他,他也要保护姐姐。

     风云琳知道自家弟弟的脾气,平时虽很听她的话,一旦下定了决心,就是她说再多也无用,当下严肃的告诉他,要是他敢回头,她以后就再也不会认他这个弟弟了。

     “不可以,姐姐不可以不认我,我是姐姐的弟弟,姐姐不可以不认我。”风云璟听了,眼泪不受控制的掉落。

     风云琳不为所动,干脆转过身不去看他。风云璟哭了好一会儿,见自家姐姐不来安慰自己,才鼻子一抽一抽的答应了下来。

     “不管出不出现,我们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检查下身上的火舌子还在吗?”风云琳此刻异常的冷静,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也就没什么好怕了。

     风云璟听话的在身上摸了下,“嗯,在的。”

     “我刚刚跟你说的话,你都记住了?”风云琳不放心的又问了遍,她就怕自家弟弟关键时刻又要不管不顾。

     “记住了。”风云璟嘟着嘴,小声的应着。

     在他们说话间,点点光亮从黑暗处快速的移近,风云璟抓着风云琳的手紧了紧,他知道那些小光点是野兽们的眼睛,他期望这些野兽们也能如昨夜一样突然出现又突然离开,他不要跟姐姐离开。

     天上的神明,要是姐姐跟我能安然度过,等我出去后,每晚睡前都会念一遍佛经。你们一定要保佑姐姐跟我。

     风云琳看着不断逼近的野兽身影,默默的盼着它们只是路过不是来找他们,却事与愿违,以他们所在的树为中心,野兽们呈圆形散开,抬头发出阵阵嘶吼。

     蓦地,她眼中闪过疑惑,野兽们是凭什么就认定他们在树上,她特意让云璟站在下面从各个方位往上看过,除了树杈根本看不到人,他们也是直接从昨天待着的树杈跃到这棵树,云璟还在四周围乱跑了一通,野兽的嗅觉很灵敏,也不至于灵敏到能够隔空闻到他们的气味。她可是看到这些野兽没有任何迟疑的就全跑到他们站立的树下,这似乎不是个正常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