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白首不负卿
    看着韦长庚的兴奋劲,陆芊轻轻一笑,缓声道:

     “这枚玉佩是我在上古仙府中发现的,玉佩中刻印着三套不同的战阵。可战阵我也用不上了,本以为要让它继续蒙尘,如今正好交与你。”

     战阵是一种特殊的阵法,需要多个人共同施法方能开启,能够聚集或增加力量,且人数愈多,战阵的威力就俞强。

     在上古时期便出现了战阵,可因其适用的范围太过狭窄,用武之地较少。因此,随着时间的流逝,能够布置战阵的阵法师越发的稀少,战阵亦是不断地失传,现如今再也无人问津。

     可对于韦长庚来说,战阵的用处却是极其之大!

     在对阵敌人时,战阵能够大大提高军队的战斗力,增加胜利的砝码。在遇到修为高超的敌人时,军队能够有还手之力,而不是被高手单面屠杀。

     可以肯定,战阵将是他所统率的军队的核心,是撑起帝国的一大支柱!

     几息过去,心中的激动之情缓缓平复,韦长庚将玉佩收入纳物戒之中,抬眼看向陆芊,张嘴犹豫了几下,最终仅是说了两字:“谢谢。”

     微微摇摇头,陆芊轻声道:“不必如此。”

     话落,两人沉静了下来,各自低眉看着床榻,不知该如何聊下去。

     分别后再次相遇,眉眼传情,两人皆知对方的心意,可却都不懂要如何表达。韦长庚抿着嘴,心里越是着急却越是找不到话题。

     “那个…”几息过去,看着韦长庚越发着急,陆芊脸上依旧淡然,心中却是暗暗一笑,忍不住打开了话茬,清声接着说道:“此地是剑州抚江城,你何时回青州去?”

     抬眼看着她绝美的脸庞,却是读不出任何信息,韦长庚想问陆芊是否要与他一同前去青州,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顿了顿,只好平声道:

     “回青州要再过几天日子,我已招募了商会的护卫队,下一步为招募商会的技术人员,剑州的炼器业与阵法业十分之发达,其所拥有的炼器师与阵法师,宛如过江之鲫,正是我招募技术人员的绝佳之地。

     技术人员招募完毕后,我便启程返回青州,拿到仙舟生产技术后,就可成立商会了,市场有限,时间耽误不得。”

     说完,韦长庚站起身来,整理了一番长袍,接着道:“如此,我先去调查一番抚江城的情况,陆芊你受伤初愈,先在客栈安心休息吧。”

     “好,长庚你注意安全。”眨眨双眼,陆芊只好这般回道。

     “会的。”说完,两人相顾无言,韦长庚抿着嘴转身向房门走去,脚步声成了房间里唯一的声响。

     三两步,他已走到了房门前,正要打开房门,却在这时——

     “长庚。”陆芊悦耳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嗯?”疑惑地转过身来,只见陆芊双眼直直地看着他。

     “你去哪,我便去哪。”说完,陆芊脸上霎红一片,又立马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韦长庚一愣,脑海中不断回响着陆芊说的这句话,心中的情意越发澎湃,深吸了几口气,眼中波光粼粼,清声道:

     “我宁百死,亦不负卿!”

     话音一落,房间便陷入了无比的宁静之中,几息过去,只听陆芊隐约回了声:“嗯。”

     “那…我先出去了。”说完一句,韦长庚马上打开房门一步走了出去,又轻声关上了门。

     呆呆地看着房门,他愣神了好一会儿,心中的激动与开心根本抑制不住,眉头直挑,默念了数十次清心咒,方才缓缓安定下来,思考一番后,散出灵识给亲卫队传音道:

     “五个玄仙后期的亲卫随我出门,其余亲卫在客栈保护陆芊,以后她便是你们的掌柜夫人。时刻注意防卫,不得有失!”

     各个房间中的亲卫闻言皆是一愣,刚救回来的绝美仙子竟成了掌柜夫人,掌柜的可真是道中高手。五个玄仙后期的亲卫出房后不由得对视一眼,为掌柜的感到高兴,心中更是艳羡不已。

     ……

     剑州,太初大陆八大州之一,位于大陆南岸,东临青州,西接灵州。州内的矿产极其之丰富,种类齐全,自古以来便是炼制仙器、制造阵盘的圣地。而剑州产出的仙器与阵盘,更是销往天下,遍布七州,占领了大部分市场。

     因此,州内炼器师与阵法师的数量,隐隐占据了整个太初大陆的六成之多!

     五个亲卫在身后隐蔽地跟随着,韦长庚行走在抚江城的一条街道上,街道两旁满是炼器作坊与阵法作坊。

     招募商会的技术人员,其中便包括炼器师与阵法师,可看着满街的作坊,韦长庚却不知从何下手了,莫非又要找一家急着转手的作坊?可事情哪有这么容易。

     一炷香时间过去了,韦长庚走过了数条街道,却皆是未找到一家要转手的炼器或阵法作坊,哪怕是有转手迹象的。

     走着走着,竟是走到了抚江城天刺阁的大门外,思量一番,他正要抬脚走进,却从远处传来了一声巨大的爆响——

     “轰……”

     即刻抬头看去,只见城北方向有一股浓烟飘起,爆炸声响了三次方才停下,黑色的浓烟还在不断地上升。

     “又是童氏作坊吧,这童老还真是固执!”

     “可不是嘛,今儿是第几次爆炸?这月的第五次了吧!我看可不止是固执,怕是已经癫狂咯。”

     “就为了破解仙舟制造技术,这童老可是拼了老命了,不愧是抚江城顶尖的炼器师。”……

     身旁的路人亦是驻足看着远处的浓烟,开始议论纷纷,或感叹,或敬佩。

     听着他们的话语,韦长庚却是剑眉一挑,可真是峰回路转,找了许久要转卖的作坊,如今机会就在眼前,当即御空飞向了城北,身后的几个亲卫匆忙跟上。

     飞落在童氏作坊门前,看了看院内飘起的大股浓烟,韦长庚缓步走入门内,一个真仙期的灰袍青年迎了上来,拱手一揖说道:“见过前辈,不知有何需要?”

     “我想见一见你们的童老。”微微一笑,韦长庚答道。

     “这……”青年却是犯难了,作坊刚刚发生爆炸,童老还在处理,哪有时间见客。

     见此情形,韦长庚却只是一笑,道:“我想与童老谈谈关于仙舟制造技术之事。”

     这青年一愣,正想作答,却听后院传来了一个刚劲的声音:

     “道友请来后院一叙。”

     向青年点点头,传音吩咐亲卫在前院等着,韦长庚便大步走向了后院,心中想着一会儿见到童老时的对策,打算一举招揽下童老。之后再去天刺阁找个要转卖的阵法作坊,收购后便即刻返回青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