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互喷 贰
    当然先ban丹哥了,这还用说。

     自从伊利丹在某个版本大改之后,玩伊利丹的玩家越来越多,虽然这个英雄变厉害了,不过在排位赛上上场率还是比较低,尤其是低段位。

     究其原因,一是怕对面有玩伊利丹玩的好的,不过主要原因还是怕己方这边伊利丹玩的不好还硬选个伊利丹,那就从丹哥变成千送伊了,所以干脆ban了,大家都不玩,这下省事。

     余璇这边是“干男人的震动棒”来执行ban&pick。“干男人的震动棒”直接在频道里问道:“有玩蛋蛋的吗?”

     想不到“夏家韭菜初长成”还挺谐的,说道:“大家都是男人,蛋蛋谁没有,有啥好玩的。”

     “干男人的震动棒”懒得搭理“韭菜”这个谐星,直接ban了伊利丹。

     轮到对方ban,系统读了一会秒数,对面ban了弗斯塔德。

     “三飞”成“双飞”了。

     “我们先拿谁?”余璇在频道里问道。

     “先拿李敏吧,后排一姐啊。”“夏家韭菜初长成”说完直接选定李敏,余璇他们第一轮ban%pick结束。

     “怎么回事啊,怎么不商量商量就拿人了。”张澄有意见了:“不是应该奶先拿吗?”

     “你没看见我打字?”“夏家韭菜初长成”不软不硬的顶了张澄一句。

     “靠。”张澄嘀咕道。

     “行了行了,林子大了,啥鸟都有。”余璇先安慰安慰张澄,先把互喷的苗头掐死:“况且选李敏没啥,人家说的对,后排一姐当然先抢了。”

     现今版本的后排一姐,李敏当之无愧,“夏家韭菜初长成”先把李敏抢了不是坏事。

     说起来,在李敏这个英雄推出之前,后排刺杀的可选择型确实不多,基本上不是吉安娜就是维拉。有人会说,怎么把扎加拉给忘了。这哪敢忘啊,不过,扎加拉虽然是个远程后排,但属于专业型英雄。

     然后在李敏被暴雪爸爸从庇护之地忽悠到时空枢纽之后,她就一直是后排刺客中的首选或二选了。

     李敏的输出主要靠技能伤害,Q技能是发射三枚魔法飞弹,CD仅仅3秒;W技能是奥数之球,随着飞行距离的越远,碰撞体积也越大,伤害也越大,并且造成小范围的AOE;E技能是传送,瞬间传送一小段距离。

     看起来不怎么样啊,QW技能都是非指向性技能,都是有飞行轨迹的,都会被敌方任意单位挡掉,即使E技能在7级天赋灾厄降临的加成下有了不俗的伤害,但让李敏E到别人脸上,就那小身板,简直是送菜嘛?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李敏的特质:敌方英雄死亡,所有技能的CD立即重置。是的,所有技能,包括10级的大招。

     当队伍里有李敏的情况下,只要对方死一人,己方的李敏就会“起飞”——所有技能CD重置了,李敏又爆发一轮伤害,再死一个,又是一轮,直到敌方团灭!

     想想啊,团战开启,双方互交技能,没李敏的一方死个人,瞬间李敏又有技能了,然而没李敏的一方技能CD还没结束呢。

     所以,在风起云涌的时空枢纽,英雄们由强盛到衰败,李敏也被爸爸动过刀子,然而还是屹立不倒。

     接着ban&pick,轮到对方选人。

     对方一选狼王格雷迈恩,二选拿了个大杀器,阿巴瑟。

     看到对方选了阿巴瑟,余璇也就知道为什么对方要首ban弗斯塔德了,因为弗斯塔德非常克制阿巴瑟。有弗斯塔德存在,对方的阿巴瑟不敢出门吃经验,现在没有,相对来说安全不少。

     而且末日塔这张地图是公认的非常适合上阿巴瑟的地图。

     三路兵线,阿巴瑟吃两路,还有各种埋屎干扰减移速,让敌方在抢夺地图机制的时候不能及时支援。

     而且10级之后,阿巴瑟复制格雷迈恩,双狼直接骑脸输出,连坦克也顶不住。

     看来必须得上个能快速支援的英雄了。

     轮到余璇这边选人。本来张澄还想和队友商量一下这波选人谁先拿。余璇说:“别搭理他们了,咱俩直接拿吧,对面都上阿巴瑟了,肯定先拿能飞的。”

     余璇都确定选择德哈卡了,见张澄迟迟还没选精灵龙,就叫了一声:“橙子,嘿,想啥呢?”

     “啊?哦,知道了。”刚才张澄走神了,看见对面选阿巴瑟,在结合对面玩家的ID,怎么看怎么感觉最近在游戏里遇到过对方,但是一时想不起来。

     “玄子,我刚才就想,对面这帮人我好想还真遇到过,感觉印象挺深的,就是想不起来啥时候子啊游戏里碰到过。”张澄边对余璇说边选了精灵龙。

     余璇说道:“很正常啊,你这段时间天天玩游戏,急着冲段位,遇到熟悉的ID很正常啊。”

     张澄放下心中的疑惑,主要是因为看到“夏家韭菜初长成”开始发牢骚了。

     “夏家韭菜初长成”在频道里说道:“怎么不商量就拿英雄啊,眼神队就是不靠谱。”

     “靠,他还有脸说咱俩?”张澄不乐意了,对余璇说道。

     “打住,怎么我还不觉的有啥呢,你就先烦了。”余璇说道:“让他随便说,反正我们也听不见。”

     “问题是我们能看见啊,感觉看见比听见还气人。”张澄气呼呼的说道。

     接着第二轮ban&pick。轮到对方先ban,选人的时候对方选两个;对方ban结束,轮到余璇他们ban,然后余璇他们选两个;最后对方再选一个。

     对方ban了个泰瑞尔,这是不想让余璇他们能有一个圣化救场。

     “咱们还是好好商量一下吧。”“干男人的震动棒”主动在频道内说道。

     “ban牛头酋长啊,这还用考虑,咱们有肉,ban了他们的肉,况且牛头影响游戏体验。”“夏家韭菜初长成”说道。

     “打字倒是挺快。”张澄吐槽道。

     “ban542。”张澄在频道里说道余璇也紧跟着说了一句。

     542就是乌瑟尔这个英雄的缩写,他还有响亮的外号,叫老流氓。

     张澄说ban乌瑟尔不算好不算坏,主要是狼王格雷迈恩有了乌瑟尔的无敌之后,就那3秒钟,还能再秒个后排。

     “ban牛。”

     “ban542。”

     张澄和“夏家韭菜初长成”算是杠上了,你一句我一句,谁也不让谁。

     估计”干男人的震动棒”被他两整懵了,不知道该ban谁了,直到时间池快用完,才ban了牛头酋长。

     “干男人的震动棒”还不忘解释一句:“还是牛吧,咱们没鸟人,被牛跳中很麻烦。”

     “麻烦个毛线啊。”张澄真是不乐意了,语速都有点快了:“余璇你说这俩人是不是傻啊,我的精灵龙和那个傻叉李敏,都有打断技能,怎么想的啊?”

     “ban都ban过了,还能咋样,玩完这一把,找个YY队去。”余璇的心倒是挺安的。

     不管张澄怎么生气,反正除了余璇,其他队友都看不见。人家能解释一句,已经算是不错了,路人局,能有多高要求?

     轮到对方选人,而且一连选两个英雄。对方估计在那边已经商量好了,选了个穆拉丁和老奶。

     “老奶给对面了。”余璇自言自语道。

     “没事,我们有李敏呢。”张澄阴阳怪气的说道。

     接着余璇他们选人,从已有的阵容上看,后排李敏,辅助精灵龙,以及前排德哈卡。剩下两个英雄位置,最好是配一个前排和一个后排,这样又能抗,输出也不差,比如乔汉娜和扎加拉;甚至效仿职业选手经常用的双辅助,来个塔萨达尔配阿尔萨斯也行,不过双辅助在低分段的路人局经常打不出来应有的效果,主要是集火和牵扯做不好,给人感觉杀不死人、输出不够的样子。

     “沉默之剑”这个队友快被忘记了,还真是沉默,整个选人阶段都没说话,就预选了扎加拉放在那。

     “干男人的震动棒”问了几句“沉默之剑”确定是扎加拉,“沉默之剑”都无动于衷。“干男人的震动棒”没办法,选了个乔汉娜。

     “沉默之剑”立马选定了扎加拉。

     “这是什么情况,现在还流行装深沉呢?”余璇哭笑不得,不忘夸奖一句:“演得好。”

     张澄也是哈哈大笑,说道:“就喜欢这样的,不像某些人,喜欢BB。”

     “得了,这选的是扎加拉,他要是一上来预选个加老板,你到哪伸冤去?”余璇又接着秀一波自己:“话说今晚你不在的时候,我用加老板还赢了一回。”

     余璇他们选完,轮到最后一个英雄位,是对面的。等了好长时间,余璇和张澄都开始打赌对方会选什么了,余璇猜会补个塔萨达尔,来个双辅保狼王;张澄猜肯定不是塔爹,补个桑亚妈妈,双桑亚或双狼,打的咱们哭爹喊娘。

     最后的选择,不光余璇和张澄没猜到,剩下的队友都没猜到。

     对方选了个麦迪文——看好了,不是麦爹,是麦迪文。

     强大的艾泽拉斯守护者自从进入时空枢纽后就被余璇评为史上最“脏”英雄。

     麦迪文没有坐骑,但能化身为乌鸦,可以无视障碍飞行,还能免疫所有效果,对,乌鸦形态无敌。

     其次麦迪文的Q技能奥数裂隙,只要击中英雄,哪怕碰了一下衣角,CD减5秒,还返还50法力值,也就是说这个Q技能只要Q到英雄,七秒的CD变为两秒,还无消耗。

     再说W技能意志之力,保护自己或盟友,使其免受所有伤害1.5秒,不是无敌,也算小无敌了。团战的时候好不容集火敌方一个脆皮,然后这个脆皮被麦迪文套了个W,整个感觉都不好了,有没有,伤害都打水漂了。

     还要说说E技能传送门。余璇一直不明白,黑暗之门确实是你麦迪文搞的,不过你都来时空枢纽怎么还带个传送门,这是想当哆啦A梦吗,你喜欢吃铜锣烧吗?!这个传送门还真不是黑暗之门,是在麦迪文和目标之间建立一对传送门,盟友和自己都能在传送门的持续时间内,在两个传送之间传来传去。风暴英雄的WTF时刻上,就有麦迪文开传送门、套W,越塔杀残血。

     反正麦迪文给余璇的感觉就是“脏”,杀又难杀死,还整天在你头上转悠,想干点阴私都不能,“脏”的一逼。

     “哈哈,他们竟然选麦迪文?我们这把稳赢了!”张澄笑道。

     “你咋就知道呢?”余璇问。

     “这是肯定啊,麦迪文这个英雄对操作要求太高了,你以为是个人都玩的好啊;况且他们就一个输出点,还补了个输出不高的麦迪文,这把稳了。”张澄说道。

     余璇不这么认为,想到头顶上老是飞个乌鸦,心里就一阵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