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接个活儿
    项淑领着剩下的人甩袖离去,连句狠话都没撂下,只有老王知道项淑此时此刻的心情。

     赢了比赛大家都挺高兴,尤其是余璇,最后那波团战的意识流Q给大家带来非常大震撼,这个值得余璇好好嘚瑟嘚瑟了。

     “老王,怎么样,我的德哈卡玩的6吧?”

     “我就是比较偏科,近刺和副坦玩的还行,小黄没事教教我奶妈怎么玩。”

     “何琳,你看我是不是参加个全民实力赛啥的?”

     何琳懒得搭理余璇,轻轻拍了拍还看着项淑走出去的网吧大门,说道:“舅,别看了,有啥事不能当面说清楚?”

     老王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说道:“有些事不是你们年轻人认为的那么简单。”

     看了看这些高兴的年轻人,小冯正嘿嘿笑着听余璇和齐晓峰斗嘴,黄浩宇还是老样子,包括已经无大碍的小六也出来听着大家赢得比赛的过程……老王收拾掉有些失落无聊的心情,大声道:“晚上都别回去,我请客。”

     大家兴奋的回应,然而何琳却举手说道:“晚上我有约。”然后又指了指余璇,说道:“你也不能去,你还有事。”

     余璇郁闷的叫道:“我有啥事我咋不知道?”好不容易老王请回客,不去可不行。

     “晚上张澄请我吃饭,地点是你们的窝,我不认识路,你得带我去。”何琳笑着说道。

     又是张澄,你们俩约个会还得我去当光头!

     心里纵有一百个不愿意,余璇还是点头答应,为了张澄这个刚刚开窍的石头,自己就吃点亏吧。

     快到晚饭时间,何琳揪着不情不愿的余璇走了。

     余璇骑着电瓶车,一路上何琳主动问起他和张澄平时生活怎么样,谁主内谁主外之类的。

     问起这个,余璇就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过他可以非常自豪的说当然是我主外,张澄主内……呸,什么主内主外的,弄的我俩跟什么似得。

     要说余璇这人在生活上挺懒惰的,要是让他一个人住,肯定把屋子糟践的不能下脚。

     平时只要张澄在家,肯定是张澄做饭,余璇最多洗个碗,连平时洗衣服,余璇都懒得把脏衣服扔进洗衣机,这些都是张澄来做。

     余璇突然想到,似乎不取媳妇也挺好的。

     七拐八拐,到了,电瓶车就这好处,各种小路各种窜。

     呼哧呼哧的上了楼,余璇每次上楼都提醒自己,将来一定买套有电梯的房子,这楼梯上的,虽然自己不算胖,还有点瘦,但是为啥每次上楼都累的跟条狗似得。

     “看来你是缺乏锻炼啊。”何琳上个楼,脸不红气不喘,还给余璇下个定论。

     “你懂什么,我这是台阶过多综合征,见着台阶多就紧张,一紧张就脸紅气喘……”

     “你这是虚。”

     余璇和何琳边斗嘴边用钥匙开了门,吼一嗓子:“我们回来了。”

     张澄从厨房探出头来,笑道:“菜马上好,你们先坐哈。”然后又回到厨房继续忙。

     何琳进屋后左右看看,见屋里摆设虽然简单,半套沙发,一套餐桌,角落那还放着一台电脑,但摆放规整,地面桌面沙发,干净亮洁。

     何琳又把卫生间,卧室走了一圈,回到客厅,说道:“不错,你们两个大男人可以把自己的窝弄的整整齐齐的,不容易。”

     余璇大言不惭的说道:“那是,谁叫我是处女座呢。”

     何琳笑着说道:“好了,今天谢谢你,你可以走了。”

     “谢啥啊,我这就走……”

     余璇当然得走,晚上老王他们聚餐,没余璇的份,张澄做海鲜大餐,也没他的份,他还得去网吧看夜场呢。

     余璇给何琳倒了杯橙汁,让她现在沙发上小坐片刻,自己近厨房和张澄嘀嘀咕咕起来。

     “橙子,我能坐的就这么多了,你好自为之啊,记得你钱包里的那个东西,祝你好运啊。”余璇猥琐的低声说道。

     一说起张澄钱包里的那个东西,他就有点脸紅尴尬,虽然人家何琳是从国外回来的,但也不会真想电影上演的一样,那么豪放,这才哪到哪。

     “你留下吃吃饭在走?”张澄边翻炒着锅里的蛤蜊,边问道。

     “我倒是想留下,问题是我还得会网吧看夜场呢。”余璇本来还想下手偷吃一块蒸好的小章鱼,被张澄用锅铲子一把拍掉,没捞着好吃的。

     见余璇往厨房外走,张澄脸上有些犹豫,该不该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余璇。

     “玄子……”

     “咋啦,一脸便秘的,不会真便秘了吧?”

     “靠,你才便秘呢,没啥事,你路上小心点啊。”

     “好的,娘子。”

     留下张澄和何琳这对鸳鸯,余璇消消停停的回到网吧,见老王还在吧台那臭嘚瑟。

     “上个班一点积极性都没有,送个人都这么慢,小心扣你工资啊。”

     老王威胁了余璇一句,主要还是不放心何琳和张澄这两人单独在一起,走之前还不忘放句狠话:“张澄要是做出啥天怒人怨的事,小心你小子的皮子。”

     余璇叫着屈:“****啥事啊。”

     既然老板都走了,没人管自己,那还不是自己说的算。

     余璇打开一台竞技区的电脑,登录管理员的帐号,准备上网查查有啥好的工作没。

     最近自己是越来越懒了,本来是暗暗下决心要振作,谁知道就那几天新鲜劲,马上就懒得做那懒得做这,真实怠惰啊。

     话说现在的招聘网站还真是“一个神奇的网站”,各种招工找工作的都有。之前余璇在猎头公司上班的时候,在网上就发现一个非常奇葩的应聘信息,应聘者说自己无任何技术学历,就是活儿比较大,舌头灵巧,想要找个可以管吃管住还拿钱的工作,老板最好是个45岁以上,离异单身,有钱的女性。

     当时余璇脑海里突然冒出一句话:

     京中有善口技者。

     想起之前的工作,不避免的就想起了贺真真。

     贺真真可真是个好姑娘啊,就是有点胖,脸有点大,个子也有点低,呃,还有点喜欢八卦……

     实际上贺真真在余璇心中还是比较有分量的,之前的那个公司,凭余璇的傲娇脾气,就能看行两个人,首先是那菲,那是无可厚非的;还有个就是贺真真。

     也不知道贺真真最近过的怎么样……

     谁知道,心底还蹦出个名字,那菲,也不知道她在哪,真的是因为老杜说的那些事才离开的吗?

     余璇拿出手机,给贺真真拨打电话。

     “哎哟,小亲亲,想我了?”这样的开门见山还真符合贺真真的性格。

     “别乱喊啊,小心我告你非礼良家男子。”

     “我就非礼你咋滴,有种你也非礼我啊。”

     “……”

     贺真真就是这么强大,总是搞的余璇无话可说。

     “唉,问你个正经事,你那有啥适合我的活没?”余璇问道。

     要照余璇以前的脾气,肯定不会打电话给贺真真,不过时过境迁,人都要学会低头。有人说,低头不代表低人一头,余璇对这样的言论嗤之以鼻,低头就低头呗,就是丢人,说的那么好听,还不是被生活所迫。

     生活真是个操蛋货。

     “我想想啊,恩,想不起来。”贺真真装模作样的哼唧一会,给余璇个坏消息。

     不是想不起来,是肯定有,而且是适合余璇的工作。

     余璇太了解他们之前的公司,也非常了解贺真真。别看贺真真长的……一般,实际上在公司的公关部混迹多年,手里确实有一些不错的猎头资源,虽然公关部里别的娘们对她不冷不淡,还有点敌视,但公司里总有些人需要巴结贺真真来示好总公司,用以保住自己的位置,甚至顶点别人的位置。

     谁让人家贺真真的老叔是总公司的大佬之一呢。

     当然还有些别的原因在里边,如此阴暗恶心的事情,不适合我们这部小说的基调,在此暂且不表。

     “一顿饭,怎么样?”余璇开始谈价。

     “恩,还是没想起来。”贺真真说道。

     “吃完饭请唱歌。”余璇继续加价。

     “呵呵,你还别说,我这有个挺适合你的,是那个什么什么来着,哎呀,你看我这脑袋。”贺真真继续装。

     余璇深吸一口气,说道:“陪你一天,你让干啥就干啥,如果也都不行,那就没得谈了。”

     “想起来了!”贺真真已经达到自己的目的,赶紧说道:“我手里有个单子,是定向招聘,需要个电子竞技方面的领队,更倾向于猎头,怎么样,有兴趣吗?”

     “佣金多少?”余璇问道。

     “20万年薪,年薪的百分之十五是佣金。”

     “了解,佣金怎么分成?”

     “你七我三。”

     “没毛病。”

     最后确认了哪一天陪贺真真逛街,而且余璇在电话里再三保证不放鸽子,这才把电话挂掉。

     余璇嘴里说的活儿,就是他之前非常擅长的,定向猎头。

     这样的工作不好做,需要有人脉,没有人脉咋办?找外协,最后佣金互商量着分。

     而在这单定向猎头中,余璇就是贺真真的外协,外协者,外部协助也。

     余璇也明白,这单活儿属于贺真真白送自己的,而且最后的分成也有问题,通常情况下是五五分,四六分的就很少,更别提夸张的三七了。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单位,需要一个领队,还是电子竞技类的。

     余璇打开邮箱,看到贺真真刚刚发过来招聘单位的信息,竟然是个电子竞技俱乐部发布的定向猎头信息。

     作为中原市的一份子,余璇老家虽然不是中原市的,但不影响他对大地战歌以及所在的俱乐部的喜爱。

     看了看这个还在创立阶段的俱乐部的注册时间,就在今年,注册项目,目前只有风暴英雄,最主要的是主场地点,就是中原市。

     难道要出现传说中的同城德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