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我愿为你上宗师 3
    四对四,遭遇战,勇者胜。

     何琳他们的阵容注定了打的是消耗。小鹿的优点很多,缺点也非常明显。小鹿的伤害很高,而且何琳他们的小鹿在7级的时候点了分裂之矛,可以在Q过之后瞬间把四个单位感染上自然毒素。

     在相互牵扯中,何琳的穆拉丁打的比较怂。对方的狼人也玩的比较怂,4级和7都学的是瓶子天赋,也不变狼,就在那点穆拉丁,要不就叠瓶子伤害,这家伙,4级点了酒劲满溢,增加瓶子的爆炸范围,一扔瓶子一个准,总能炸到一两个人。

     这样的消耗实际上对何琳他们非常不利,因为作为狼人主瓶子的天赋,瓶子的爆炸伤害就是针对何琳他们的后排。

     后排的小鹿是出了名的脚快手短血薄,想要打到对方的后排只能等到16级有了木星之矛。不过对前排的消耗还是不错的,尤其是牛头酋长。

     也就是说,对方的后排不光能达到何琳他们的前排,还能用技能打到何琳他们的后排,即使打不到,也能逼何琳他们的后排走位来多技能,这样就减少了对方前排的压力。

     对方说白了只有牛头酋长狼人以及泰兰德在消耗,桑亚根本就没上,没选择主动开团。

     桑亚一直在找机会,连马都没下,还在找机会,只要Q中一个人,就能开团。

     契机出现在鸟人出现的那一刻。

     鸟人清完中路的F4选择飞来帮忙。飞来的瞬间,对方的牛头酋长感觉如果再不开团肯定拿不到这个贡品了,因为是四打五了。

     牛头酋长在上去断穆拉丁吸收贡品后,穆拉丁一个反手锤竟然被牛头的W给打断!

     牛头抓住机会直接一个Q晕住穆拉丁,桑亚这时候一直在侧翼,直接一个Q竟然Q老奶。

     然而这时候的老奶是没有Q技能的,技能正在CD,因为牛头Q中穆拉丁,老奶以为要打穆拉丁一套,直接给了穆拉丁Q技能治疗链用于回血。

     牛头酋长晕住穆拉丁不假,不是为了打穆拉丁,而是老奶。桑亚的Q在打中英雄后,被击中的英雄会有个极短的眩晕,这也是大家公认桑亚没有控制技能而只有打断技能的原因。

     这样一个短暂的眩晕就够了,泰兰德的E技能完美接上,老奶这次完全被晕住,而且泰兰德直接给老奶上了个D技能易伤。

     桑亚在Q中老奶后接平A接W裂地斩;狼人格雷迈恩瞬间变狼,同时开启W技能增加攻速,爆发伤害到位!

     牛头也没闲着,通过走位,顶着三个人的伤害,将老奶的位置卡死。

     竟然是个几乎完美的三角裤围杀。

     老奶瞬间被秒。

     虽然牛头酋长被打残,但桑亚这时候已然开启E技能旋风斩去隔离何琳他们后排的位置,狼人转身撕咬阿尔萨斯。

     就打腿短的!

     何琳的穆拉丁这时候只能无奈选择去保后排,直接E过去就是一个Q加W,虽然Q被开启旋风斩的桑亚躲过,但W击中了桑亚,桑亚被减移速,后排的小鹿和鸟人算是逃过一劫。

     头上卧着阿巴瑟的桑亚,对后排的伤害真的很高。

     这时候的牛头通过撤了一步E技能和泰兰德的Q技能回了一部分血,一看Q的CD也好了,一个滑步又把阿尔萨斯晕住。

     这时候就显现出对方的转集火能力。秒掉老奶之后,通过桑亚对何琳他们后排的骚扰,隔离后排对狼人的伤害,让狼人安心对阿尔萨斯输出;桑亚看到穆拉丁回防,果断放弃对何琳他们后排的骚扰,转火阿尔萨斯。

     穆拉丁忙的不可开交,辇跑桑亚又得来救阿尔萨斯。

     好不容易阿尔萨斯被救了出来,残血往后逃,又不小心踩了一坨大便,被减速不说,连泰兰德的猫头鹰也躲不过。

     阿尔萨斯死的实在憋屈。

     这不能打了,贡品也别抢了,果断吃线吧,死了两人根本没法打。

     对方也是做事留一线,事后好想见,没有追击剩下那三人,而是选择吸收贡品。

     何琳三人果断后退之后,回外堡喝泉水。

     之后双方开始继续吃线,或在线上GANK,都没吃到多大的亏,当然也没多大的优势。唯一的优势是,对方的经验一直领先,但领先不到一级,可以说何琳他们在对方少人头数的情况下,吃线做的很好。

     张澄站在何琳身后一直没说话,实际他都没仔细看比赛,心里还想着刚才何琳说的话。

     “就这么轻易给了我机会了?”张澄想的都有点郁闷了,“不会真的是设定个我完成不聊的任务吧,宗师组啊,国服500强啊,咋整啊。”

     张澄患得患失,没注意游戏进入第三个贡品的抢夺。对方马上10级,而何琳他们只有9级半。

     这次贡品刷新在中路和上路之间,算是靠近何琳他们的位置。

     对方要想拿到这个贡品,从路线上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从上路下去,靠近贡品的10点位置有个草丛,这可以是双方必须要争夺的有理位置。令一条路线是从中路上去,会路过一个草丛,这个草丛在贡品的7点方向。

     这两个草丛历来双方争相要控制的地点。防守方如何琳他们,控制这两点,就控制了视野,同时争取吸收贡品的战略纵深;如果对方控制了这两点,才能更接近贡品的位置,同时将何琳他们压到一个非常不利的位置——除了这两个位置,剩下的地形非常狭小,拥有强团控的牛头会发挥更强的战术作用。

     那么问题来了,对方肯定先到10级,何琳他们对这波贡品还有没有想法?

     打!趁对方没到10级,能杀他们一个人,就能拿到贡品,即使对方到了10级,己方有小鹿的W减移速技能,逃也是逃的掉的。

     还是老样子,鸟人先不参团,先吃线,吃到10级再参团。

     由于贡品位置靠近何琳他们,何琳首先站住了贡品7点方位的草丛,小鹿的小精灵则在10点位置的草丛做视野。

     泰兰德猫头鹰飞来,掠过何琳站的草丛,发现了何琳。

     不对!猫头鹰飞来的位置不对,从地图的轨迹看,是从对方下路BOSS点飞来的。

     对方在打BOSS!

     难道对方放弃这个贡品,直接选择打BOSS?

     很有可能!何琳对着耳机一阵叽里呱啦的英语,还在对方下路BOSS点点了个危险的标志,鸟人这是后正在下路吃线,于是鸟人晃晃悠悠的向对方BOSS点飞去。

     鸟人吃了个阿巴瑟的W,也就是说对方发现鸟人向己方的BOSS点来了。鸟人非常小心,离那个BOSS点有一个Q技能的飞行距离后,放了个Q技能开一下视野,果然,对方在打BOSS。

     既然你们开BOSS,我们也开。留一个小鹿吸收贡品,剩下三人直接开自己家的上路BOSS。

     争分夺秒的开BOSS行动开始。拥有泰兰德的易伤以及狼人的输出,对方开BOSS非常快,先一步开了BOSS之后,对方也刚好10级。对方开了BOSS之后,没有选择第一时间来干扰何琳他们打BOSS,而是直接选择跟推。

     下路的鸟人看到对方跟推,但是对方已经10级,自己就一人,实在不能正面刚,只能选择被动防守。

     下路第一个门牙瞬间被破,何琳他们的BOSS也终于打完。

     “你们,你们竟然选择换路?”张澄被眼前的比赛吸引,也被何琳的霸气折服,嘴喃喃说道。

     换路,最狠的打法。

     就是你拆你的,我拆我的,就看谁拆的快,谁先把对方的一路拆完。

     鸟人不再防守,直飞上路跟推,双方完全放弃防守。

     何琳他们也10级了,双方的外堡都破掉,但对方更快一些,已经开始拆内堡的外墙,竟然选择打开外墙直接拆内堡。

     张澄看的直揪心,只恨对方拆的太快,没办法,变狼的格雷迈恩输出太夸张,拆迁起来一点不含糊。

     何琳摘掉耳机,回头瞅了一眼张澄,问道:“你猜,谁先拆完谁的基地?”

     张澄楞了一下,想了一下,说道:“应该是你们。”

     何琳笑了一声,说道:“猜的不错,那你说为什么呢?”

     张澄又是想了想,说道:“他们少个人。”

     何琳竖了竖大拇指,说道:“正解。”

     然后是一阵尴尬的沉默。张澄下了下决心,问道:“你……不用和队友交流了吗,不带耳机?”

     何琳盯着屏幕说:“你就没发现,你和我说了超过一句话了?”

     张澄听了愣住了,又是想了一会说:“可能,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就是觉得你和余璇俩人挺有意思的,余璇嘛,现在看来只会冲动和耍贫嘴。”这时候何琳他们和对方几乎同时拆掉了内堡,何琳很有闲心的点评起余璇张澄俩人来,“你吧,啧啧,说实话,挺傻的,不过你俩人都有同一个特点,够义气。”

     “我从小被送去国外读书,我接触过的外国人还是挺nice的,但他们骨子里还是很自私的。我从没见过向你俩这样的,为了对方可以不顾一切啊,不过,你俩都很傻,还天真。”何琳慢悠悠的说,好像这场比赛赢定了似得。

     “真的,今天我有个感觉,你俩不会是真基友吧?”

     “我俩确实是一对好基友啊,啊,不是不是,你说的是真基友啊,嗨,你想差了,不是不是,是我听差了……”

     看着张澄手忙脚乱的解释,何琳嘻嘻一笑,说道:“告诉你吧,刚才你回答错了。”

     何琳他们的基地先一步爆炸。

     直到游戏的界面回到赛后统计,张澄还是不知道何琳为什么会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