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容我插上鼠标
    “……最后空大了,然后我就潇洒的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的云彩了。”

     那天和老杜刚正面之后已经过去一个星期。

     当天晚上张澄知道事情经过之后,为了安慰余璇拉余璇去喝酒,余璇直接喝断片了。张澄把余璇背回家,从家里找了个小手锤,换上个带帽子的卫衣,就去找老杜家去了。

     之前余璇有次晚上加班做个文案,做完之后给老杜送去家里。当时张澄早就下班去余璇公司等他,俩人就一起去老杜家送文件。

     张澄自认为自己兄弟被欺负了,就得替兄弟找回场子。但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智商了,以为自己去过老杜家一次,谁知道根本不顶用,老杜的小区是找到了,但人家门卫不让进去啊。

     这个耿直boy直接问门卫知道老杜住哪栋楼吗。门卫一看他大夏天的晚上穿个冬天的卫衣,还带上帽子,手里拿个锤子,咋看咋不像好人啊,当然不让他进去了。

     张澄试了小区的所有大门,苦求无果之后决定翻墙进去,刚进去就被巡视的保安给发现了,没办法只能又翻出去跑了。

     第二天张澄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大早上给余璇买了早餐,等余璇被尿憋醒就给余璇讲了昨晚的事。

     余璇直接被气的笑哭了。

     我的好兄弟啊:你这样让我咋舍得和你分离呢,咋娶娶媳妇啊,干脆把你娶了得了。

     那天早上张澄也请假不上班,就陪着余璇,听余璇絮絮叨叨讲为啥他听见老杜说那菲会怒火抑制不住。

     那菲就是长得像邻家大姐姐的前任总经理。

     实际上余璇感觉看见那菲的第一眼就喜欢上她了。余璇不是雏儿,大学谈了好几十个女朋友,在校的,社会的,都见过,都了解过,但从未出现过这样的……应该叫一见钟情吧。

     余璇使出浑身解数,各种耍贱卖萌,努力工作,讨那菲喜欢。

     那天刚好是七夕节,余璇问,今天有人送花吗。那菲说,送个屁,你送啊。于是余璇从背后拿出一束花。那菲当时愣住了,眼里渐渐有了泪花,哈哈,你今天准备当我的小男友吗。余璇又嘴贫了,小不小,你试试就知。

     晚上那菲领着余璇吃了饭,春宵一夜。

     “靠!”

     中午了,余璇也被饿醒了,进厨房发现张澄正在做饭。

     张澄自从知道“春宵一夜”这件事后就没给过余璇好脸色。因为他俩约定过,要是余璇想要恋爱了,必须先帮助张澄恋爱上,因为我们的耿直东北好青年还是个雏儿。

     “嗨,你咋还想着呢,这都一个星期了,跟你说不是你想的那样。”余璇打开冰箱,发现还有半盒奶,拿起就一口气喝完,说:“之后我和那姐照常上班下班,跟没事人一样,少年,你想多了。”

     张澄傲娇的哼了一声,饭也做好了,说了句:“吃多少盛多少。”端着饭碗就去客厅吃去了。

     吃着饭,张澄和余璇商量着:“我说玄子,一个星期了,是不是该去找个活干了。”

     “恩,好吃。”

     “靠,说话呢,别逃避!”

     余璇放下饭碗,说:“是该找个活干了,但我一直在投简历,一直没回应啊。”

     “也是啊,玛德,这社会,真TM不好混!实在不行你去找找老王吧,看看网吧还要网管不,那老王八就是抠门,挺大一网吧整天就他一人,连雇个小弟都不舍。”张澄三两口吃完饭,剔着牙提议道。

     “你明知道那老王八抠门还让我去找他。记得之前都是学生放暑假或放寒假的时候老王才会找一个学生帮忙看网吧,给的工资少的可怜,就管个三顿饭。”余璇端起饭碗接着吃。

     “你说这我想起来了,确实是。”张澄想了想接着说:“可以啊,现在刚好是暑假,你去找老王说说去,就说拿暑假工的工资,简历接着投着。你又能耍游戏又能得工资,还管饭,何乐而不为呢?”

     余璇把饭碗往桌上“啪“的一放,说道:“好!”

     到了新天地就见老王坐在椅子上把腿跷在桌上睡的正嗨。

     大下午的睡个毛,起来嗨。

     “消防检查!”余璇恶作剧的突然大声喊。

     “哎呦。”这一声喊把老王吓得直接一个重心不稳摔地上了。

     老王也迷瞪过来了,一看余璇在那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自己就气的上气不接下气。

     好不容易安抚了暴怒的老王,余璇就说了来这的目的。

     “老王,别墨迹了,给个准话。”余璇看着老王一脸不屑就来气。

     老王打了个哈气,撇撇嘴:“一天40,早上和晚上各拖一遍地,厕所一天冲洗三次,管饭。”说完从吧台里出来,伸了个懒腰,老王往休息区走,休息区那有一个小隔间,是老王的小办公室。老王边走边说:“刷卡上机那一套你会吧?我去睡会啊。”

     “知道了,睡你的去吧。”余璇进了吧台。

     从现在开始,哥就是一名光荣的网管了。要收好每一笔网费,要刷好每一个身份证,要坚决的拒绝每一名未成年,为社会和谐献出自己宝贵的青春。

     “想啥呢?”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了余璇脑里的自嗨。

     “额,你是……何琳?!你咋也在啊?”余璇赶快站起来,自己的把柄还在这小妞的手里抓着呢。

     “呵呵,我这段时间在我舅这玩,在家呆着没啥意思,来网吧耍游戏多爽啊。”何琳扬了扬手里的矿泉水,“记账上,我拿的。你刚才走神了,别人拿走饮料也不知道啊。”

     余璇马上俯首帖耳,接受教训:“是是,大小姐教训的是,小人一定站好这一岗。请大小姐放心。”

     何琳呵呵一笑,懒得搭理余璇的贫嘴。

     恭送走了何琳大小姐,然后就开始当网管的一天日常。

     除了打扫厕所的时候差点吐,不知道谁喝多了在厕所吐了,那酸爽,真正好。期间老王还醒了一次看看余璇干的咋样,还告诉余璇他家外甥女在网吧玩,不要去打扰,发现一次扣工资。余璇表示已经觐见过大小姐了,同时完全服从老板的意志,坚决不打扰。

     中午饭的时候老王问余璇想吃啥,他准备叫外卖。余璇听了挺感动的,说想吃大份的黄焖鸡加两份米。老王说好,然后从隔壁小饭店叫了三碗烩面。

     一直到晚上,余璇也终于能好好的休息一会。老王和何琳吃过晚饭就回家了。余璇给一个小伙子开了包夜市,一看已经晚上11点了,这个点来耍的不多,于是从冰箱里顺了瓶可乐,开了台管理机,玩两把风暴英雄消遣消遣。

     开了游戏选好英雄,54321进了地图,是天空殿。

     这个地图机制比较有特点,上中下三座神殿,随着时间开两座或一座,双方英雄站在神殿里,神殿会向对方堡垒发射激光束进行攻击。同时神殿会分批次刷出来一个BOSS和4个小兵,攻击神殿里的英雄。

     之前BAN&PICK环节双方阵容非常正常,余璇他们是双前排桑亚加精英牛头酋长,双后排维拉和希尔瓦娜斯,辅助精灵龙,余璇玩的是桑亚。阵容还行,虽然精灵龙的奶量有些欠缺,但玩的是鱼塘局,也无所谓了,反正鱼塘局的玩家集火秒人的能力不行。

     对方的阵容配置的似乎更好一些,这是余璇认为的。单肉穆拉丁,单近刺萨尔,双后排巫医李敏,单奶医生姐姐莫拉莉斯中尉。

     为什么余璇认为对方阵容更好一些呢,因为对面的阵容可以防止前期牛头酋长GANK,医生姐姐前期的保人能力很强,有Q持续回血以及W减伤,奶量很足;即使到了10级之后,牛头酋长有了跳舞,对方的5个英雄中理论上有4个可以打断,穆拉丁虽然有Q飞锤眩晕打断,但他是站在最前线的,很容易被牛头酋长跳中;李敏大招学了原力波之后也能断跳舞,包括萨尔猥琐点,还是有很大几率不被牛头酋长跳中,还能反手一个裂地术打断。

     至于医生姐姐,E技能手雷强制目标卫衣,也是个打断技能。但医生姐姐也是个容易被针对的英雄,虽然奶量很足,但没法给自己加血,而且是个没位移技能的脆皮奶妈。

     所以这把谁想赢就需要考虑怎么处理医生姐姐,这是双方的都需要考虑的命题。

     余璇玩的英雄桑亚被玩家们戏称为“妈妈”。不是因为桑亚和暴雪爸爸有什么交易,而是桑亚在战斗型英雄中谁也不怕,很多近刺单挑也打不过桑亚。

     风暴英雄这款游戏所有英雄被分为三类,战斗、刺客以及专业。战斗型英雄一般是肉,或主TANK或副TANK;刺客型英雄主要是输出伤害的,细分为近战刺客和远程刺客;专业型英雄是特点和个性非常分明,大部分体现在推塔、带线、打野上,战术意义很重。打野这项事业被暴雪爸爸赋予了很重要的作用,风暴英雄的打野是指存在于地图上的雇佣兵,也叫野怪,打赢或贿赂雇佣兵,这些雇佣兵就会帮助己方带线推塔。

     桑亚虽然是战斗型英雄,但她的输出不比近刺低,因为主要的输出技能W裂地斩CD只有1.5秒;特质是蓝条换成怒气槽,平A和Q技能上古之矛可以增加怒气,也就是释放W和E技能不再消耗蓝条,而是消耗怒气,同时使用技能后增加移速;一级天赋点了作战伪装可以平A回血,E技能旋风斩是AOE技能,同样也可以回血。

     种种的自身条件让桑亚成了可以带线、打野、输出、搅乱后排输出的牛人。如果说桑亚有什么缺点的话,前期身体硬度不行,也没位移,冲进对方阵型被控制容易被集火秒了;还有就是没有控制技能,Q技能只具有打断能力。

     余璇他们出生在地图的左边。

     双方一级的时候在中上路之间的瞭望点互相交了一波技能,也没死人。本来余璇还想拿个一血,实在是医生姐姐的奶量巨大,对方的李敏仗着有医生姐姐撑腰,上来就特别浪,虽然被余璇打的残血,但还是被救了回来。

     之后就分路守线了,余璇是桑亚,单人去上路带线;精灵龙、牛头酋长在中路,希尔瓦娜斯一人在下路。

     作为鱼塘局这样分线无可厚非。但余璇看了小地图,发现自家的分线还是有问题,希尔瓦娜斯实际上不适合单人吃线,她虽然在7级之后清线很快,但身体过于脆弱,对方的萨尔和穆拉丁有心去抓她的话会被一波抓死。

     所以要想体现出来希尔瓦娜斯的请线快、消耗炮塔的战术能力,更应该有个奶或者肉在线上保护一下她。

     余璇他们的阵容是不允许这样的。既然拿了牛头酋长就需要前期打出优势,过了十级之后牛头酋长相对于有了变身的穆拉丁会显得脆弱许多。牛头酋长虽然有一手强控技能,但需要有队友接后手控制才能体现出来前期强大的GANK能力,而队伍中只有精灵龙有后手强控,所以精灵龙前期尽量跟着牛头和维拉去各路埋伏杀人才是正理,就不能跟着希尔瓦娜斯来保持对对手线上的压力了。

     和余璇的在上路对线的是萨尔。这个萨尔挺贼的,只有在小地图上看到牛头酋长出现,他才敢下马和余璇对一波线,一看牛头酋长不见了,就骑上坐骑始终徘徊在己方外堡门牙附近。

     余璇拿这个萨尔也没办法。萨尔这个英雄一度被玩家亲切的称为“萨日地”,一个是萨尔本身是大地之环的一位萨满,大招又是裂地术和地震术,另一方面是萨尔确实很强,某些情况下桑亚打不过萨尔,比如在对线上。

     萨尔的特质是霜狼韧性,作为霜狼氏族酋长杜隆坦的嫡亲儿子,不仅仅继承了杜隆坦的心胸和仁慈,还继承了霜狼氏族不屈的性格。霜狼韧性是使用技能对敌人造成伤害可以叠加霜狼韧性,叠加至5层韧性时回复生命值。

     现今萨尔的主要加天赋的点法在一级和四级基本不变的主Q技能,一级天赋点滚雷,增加Q的施法距离以及间接减少蓝量的消耗,而四级天赋驾驭闪电可以增加闪电链能够击中的敌人数。这两个天赋结合起来在带线的时候可以减少更多的蓝量消耗以及回复更多的生命值。

     在没有其他人帮忙的时候桑亚在线上是耗不过萨尔的,同样萨尔也一套技能杀不死桑亚,总体来说带线上桑亚要吃亏一些。

     牛头酋长在上路的草丛里蹲的快腿麻了也没等到可以一波抓死萨尔的机会,只能去中下路寻找机会。

     医生姐姐似乎看不下去了,还装模作样的在上路草丛里蹲着,殊不知己方瞭望点控制的很好,能看见医生姐姐在草丛里。

     医生姐姐也意识到这一点,出来给萨尔加着血,让萨尔和余璇刚了一波正面,余璇被打的狼狈逃回外堡内喝口水出来再战,出来一看,咦,萨尔呢?怎么只剩医生姐姐了?

     不好!余璇敢快给下路带线带的忘乎所以的希尔瓦娜斯打危险信号,那个希尔瓦娜斯就是不听啊,不撤就来不及了,萨尔和穆拉丁去抓你了啊。

     余璇将画面切到下路,就见穆拉丁和萨尔两个壮汉绕路从靠近己方的视野范围外处冲向希尔瓦娜斯,这个希尔瓦娜斯也挺利索的,向己方外堡方向释放了E技能然后反跑勾引穆拉丁和萨尔。穆拉丁也够狠,直接E技能跳过去一个Q飞锤晕住了希尔瓦娜斯,小样,让你走位风骚,还想给我秀反跑回E操作。

     萨尔对希尔瓦娜斯似乎非常不满,见希尔瓦娜斯被穆拉丁晕住,立马接了个W技能把她定身,开着E技能就一顿乱怼,玛德,还没到7.0你就想和我对着干,老子照样是太上皇!

     本来下路和希尔瓦娜斯对线的是对方的巫医,可能是被她欺负的惨了,看见有队友帮忙铲除这个威胁下路的祸害,那真是心花怒放,一个E接萨尔的定身,又接平A,接Q,再接平A,一套伤害打的顺畅无比,好似多年的老痔疮一朝被治好。

     “第一滴血!”卢克索里亚王的声音在整个天空殿回荡。

     精灵龙和余璇一样,也发现了希尔瓦娜斯有危险,同样打了信号没见希尔瓦娜斯有任何回撤行动,于是Z过去救援,但Z技能的读条还没结束希尔瓦娜斯就挂了。

     玩精灵龙的哥们估计也挺郁闷的,说:“小黑注意小地图。”

     小黑是希尔瓦娜斯的戏称。

     希尔瓦娜斯也刚回去:“我就觉得精灵龙单奶不靠谱吧,你咋不救我呢?”

     精灵龙表示不想搭理这个甩锅的货,并为了显示愤怒向敌方小兵扔了一地香蕉皮。

     我方死了个人,同时神殿也开了。在少人的情况下和对方抢中路神殿,被对方打的狼狈鼠窜,没办法,只能四人去占上路神殿。

     还没复活的希尔瓦娜斯一直在中路神殿打信号,表示等我复活和对面刚一波。队伍里其他人也不搭理她——去占个已经被占了一半时间的神殿还要付出可能出现的生命的代价,为啥不去占还没人占的上路神殿呢。

     对方的节奏也不行。刚才对方抓希尔瓦娜斯那一波紧接着就开始占神殿,一度让余璇以为对方节奏把握的很好。实际上对方也是鱼塘菜鸡,在5V4的情况下不分一个人去占上路神殿却5人共占中路。

     余璇想如果是我遇到这情况肯定让萨尔去占上路神殿,其他4人中路神殿抱团。哪怕萨尔在上路就占了一小会也是赚的,见敌方人来就跑呗。但这不是单机游戏,而是5V5的线上游戏,还是鱼塘路人局,即使相互交流还不一定听安排呢。

     下一波神殿刷在下路,且只有一个神殿,现在等级落下不大,还不到半级。主要还是对方没有抓住优势尽量占两路神殿,这也给了余璇他们很多的赶超时间。

     余璇和希尔瓦娜斯不约而同去打野,余璇打的下路己方攻城巨人,希尔瓦娜斯打的是己方的F4。

     桑亚打野还是很轻松的,况且为了能尽量减少打野消耗还点了英雄威能这个天赋。对方几乎和余璇同时把下路的攻城巨人打了。

     上路的希尔瓦娜斯打野也是一级棒,特质黑蚀箭可以昏迷小兵、雇佣兵以及防御塔一秒,而且她的一级天赋点的是增加昏迷时间,打野消耗非常小。

     希尔瓦娜斯打完了自家野看到对方的F4还没被打下,于是溜溜达达向对方的F4靠近。

     余璇正专心的在下路清对方线上的攻城巨人,还要分心对付巫医的各种骚扰。突然小地图上一个信号接一个信号的蹦出来,一看原来希尔瓦娜斯发现对方也在打F4还没打完,想要队员去支援把这F4抢了。

     余璇在下路,离着上路有十万八千里那么远,骑上坐骑走到那饭都凉了。况且下路还有个巫医一直在带线,最后想了想还是不去了,还打了信号让撤退,不要贪小便宜了。

     牛头酋长和维拉俩人在中路,可以支援过去,精灵龙一人在带上路线,可以直接传送过去。牛头酋长和维拉两人一起往对方F4奔去,路过瞭望点的时候还绕个路占了瞭望点。

     希尔瓦娜斯看见队友来支援来了,一个E技能飞进去,就见刚才还在打F4的萨尔已经不在,还剩了F4的其中两个没打。牛头酋长和维拉从F4营地的下路口进去帮着希尔瓦娜斯打F4,眼看剩的俩雇佣兵打完开始读条占领营地,突然从营地上边的草丛里飞出个穆拉丁一屁股坐到营地里不走了,然后乌泱泱的从草丛里冲出来萨尔和李敏还有洛在后边的医生姐姐。

     偷个野怎么成了遭遇战了?!希尔瓦娜斯的心头满是问号。

     牛头酋长眼看被埋伏,也顾不上埋怨希尔瓦娜斯,一个W想把穆拉丁推出营地范围,可怜没有天赋加成的W击退范围太小,穆拉丁就没出营地那个圈。希尔瓦娜斯这回学精明了,见势不妙果断穿墙E出去卖队友,然而精灵龙传送的落脚点是希尔瓦娜斯,她是出来了,精灵龙想进去救剩下那俩人还得绕着营地走半圈才能进去。

     维拉由于是脆皮果断先死,精灵龙从下边进口绕进去就发现牛头酋长被打的残血,已经慌不择路向上边出口跑去。

     那是死路啊兄弟,那个出口正对着对方的外堡啊,你会被外堡的炮台给敲死的。

     真是一波欢乐送啊。

     牛头酋长还在复活中就开喷了:“希瓦你能不能别瞎带节奏?!”

     希尔瓦娜斯还是甩锅甩的梆梆响:“我怎么带节奏了?让你们早点来,你绕个路开什么视野?”

     “还有桑亚为什么不来?”继续甩锅:“你们看看桑亚点的天赋,四级有点那个天赋的吗?”这说的是余璇四级点了英雄威能这个天赋是个废物天赋。

     “靠,我招你惹你了!”余璇本着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风度坚决不搭理她。

     “彩笔!”精灵龙下了结论,也不知骂的是希尔瓦娜斯还是余璇,还是在座的各位。

     “不吵不吵,两个人头而已,还有机会。”维拉的一句话算是暂时结束了内讧。

     维拉说的很对,虽然死了两个人,但己方经验是反超的,对方等级不落后。

     余璇一直在下路带线,对方的巫医操作很菜,被余璇Q中被打一套半血进家喝水不敢出来,只能被动防守。余璇在攻城巨人和小兵的帮助下拆了一座外堡门牙,精灵龙在传送过去之前也一直在带线,所以从线上得到的经验比两个人头要多不少。

     到第二波神殿刷新好的时候,余璇他们已经9级半,而对方才刚刚9级。

     这波可以打!余璇心中想到。

     余璇他们也不着急,放希尔瓦娜斯和精灵龙吃下路的经验,余璇和牛头酋长还有维拉在占神殿。

     对方肯定是想趁着没到十级先强占祭坛,最好能杀个人,所以5人抱团进祭坛。

     己方仨人果断撤退,等十级一到余璇开启赛亚人模式饶了后去干扰医生姐姐和李敏,其他四人正面和对方刚。

     余璇的桑亚Q中李敏,瞬间一记平A,紧接着一个W把李敏打成半血,医生姐姐无奈只能放弃奶穆拉丁开始奶李敏;余璇开启旋风斩边回生命边打乱医生姐姐和李敏的走位;穆拉丁果断后撤去保后排,萨尔也向后牵扯,释放Q技能来消耗,又放了个W来封锁牛头酋长的走位,而这时候巫医走位出现失误,表示我好方啊,走位太靠前了!

     牛头酋长的Q一直捏在手里没用,这时候抓住机会一个Q进人群,开启爬梯模式,跳中三个,穆拉丁、萨尔和巫医;希尔瓦娜斯的沉默箭紧接着就在人群中炸开,本来还想用手雷打断牛头酋长跳舞的医生姐姐也被沉默。

     一波四杀!

     只有李敏在医生姐姐故意卖自己的情况下逃回了基地。

     余璇他们抓住这次机会将对方下路的外堡推掉,还打了个中下路之间的BOSS,这波实在赚大了。

     余璇觉得这时候是体现自己新社会熟练交通工具驾驶员这一身份的时候,一直不参与聊天就等这一刻了:

     “我刚把鼠标插上他们就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