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冲动的惩罚
    为什么每个酒吧都有个后门。

     这是张澄看了N部美剧之后发出的疑问。

     张澄工作的快餐店也有个后门。

     这个后门很有用处。之前张澄还是小店员的时候,每次下夜班,看到还剩下一堆汉堡片或是薯条,都会用袋子装起来,从后门带出去回家当宵夜。

     之后总公司下了个规定,禁止任何人携带没卖出去的剩饭回去吃。当时的店长没办法,只能每次最后一个走,把所有没卖出去的剩饭打包带出后门扔到垃圾桶里,就这还不放心,还在剩饭上到上一杯厕所马桶里的水。

     后来张澄做了代理店长,每天也会做同样的事,把剩饭扔进垃圾桶,不过没倒脏水。因为每天都会有因为种种原因而在这个城市里无家可归的流浪者来这个垃圾桶找吃的。

     快餐店的后门被从里边打开,张澄提着一大兜垃圾出来,一用劲,把垃圾扔进垃圾桶里。

     后门开在一个小巷子里,实际就是两座楼的夹缝。后门口门上镶着盏灯,光也照的不远。光外即是黑暗,黑暗中有一个小红色亮点,张澄愁了一眼,估计是个人在蹲那抽烟。

     张澄回到店内,就两三个桌上坐有人,一个妇女带着小女孩,一桌是个学生模样的喝着可乐玩着手机,还有一桌干脆就只玩手机。

     张澄工作的快餐店位置不行,是开发区的某座大厦楼下,这会都下班了,附近也没啥居民。

     “还有几分钟下班了,我就解放了。”张澄看了看手表,心里想到。

     这时候大门被推开,呼啦啦进来七八个男的,一进来就大声呵斥:“都出去,都别吃了,抵制美国货,说你呢!”其中一个头发染成粉色的直接走到学生那桌,一巴掌把学生手里的可乐甩飞到地上,那学生也吓了一跳,知道是找事的来了,立马背起双肩包就出了快餐店。

     “干嘛呢?!”张澄也被这阵仗吓了一跳,不过马上做出反应,指着那挑事的粉头发大声说:“我们已经打了110,不想进局子都滚!”

     一帮人哈哈大笑,这时候客人都走完了,在后厨忙的员工也出来看看怎么回事。

     “我们也不干啥,就是想给大家上上思想教育课,教教大家怎么爱国。”粉头发的估计是这帮人的头头,他一说话,其他人跟着嘿嘿笑,都咋呼道:“就是,警察来了也得爱国。”

     “怎天帮着美国祸害我们身体,真丢中国人脸!”

     “这是爱国行为,哈哈。”

     “我不管你们怎么说,不要影响我们的经营秩序。”就张澄一个人站了出来,其他店员都没吱声。

     “怎么着?”粉头发边向张澄走去,边一脚踹翻了一张椅子。其他人有样学样,又是掀桌子,又是摔椅子,还故意把顾客没吃完喝完的都扔到地上,饮料洒的满地都是。

     张澄这个气的啊,等会还得打扫,也不能按时下班了。

     “你能把我怎么着,嗯?!”粉头发走到张澄面前,还得仰视张澄,一阵窝心火。

     张澄觉得这帮人挺有意思的。之前在网上看到过哪儿哪儿的日本车被砸了,哪儿哪儿的肯德基被砸了,觉得这样的人真是无脑啊,砸个车就能把日本汽车企业赶出中国?

     还有啊,这帮人的行为跟古惑仔似的,还只学了个皮毛,没学到精髓,以为收保护费呢?收之前还得砸人家场子啊?

     张澄也无奈了,低头瞅着粉头发,说道:“兄弟,都什么年代了,还学古惑仔呢?回家洗洗睡吧,嗷?”

     “喂,还没下班呢……嗯嗯,在哪家医院……好好,谢谢你,那帮人呢……好好,我现在就去。”

     就见电话接通,刚说了一句,余璇的脸色就变了,又说了几句马上挂了电话。

     何琳挺疑惑的看着余璇。牛喜堂感觉出来不对劲,问道:“咋啦?”

     余璇满脸急切,说道:“何琳,你去找老王,张澄被打了,现在在医院,你俩去医院看看他,行吗?”

     何琳听了也是一脸凝重,问:“怎么回事?哪家医院?你去哪?”

     牛喜堂站了起来:“不用叫老王了,我和妹妹去。”

     余璇点点头:“我先走,我把医院地址发给你俩,你俩直接去。”说完头也不回的跑了。

     何琳和牛喜堂边往外走边说着。何琳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余璇去哪啊,张澄不是他兄弟吗?这时候他不去医院,去哪!“

     余璇跑到离大排档最近的一条大路上,抬手拦了个出租车,给司机说了地址就心急如焚的坐上车。

     一路上余璇多次让司机师傅快点再快点。司机被烦的有点恼,直接怼了一句:“咋,我闯红灯你给报销啊。”

     余璇忍忍没发作,知道是自己的原因,被怼了这一句就不再说话。但心里还是急的很,双手握拳,知道指甲刺的的手心生疼才松开手。

     司机师傅估计也知道这个顾客挺急的,刚才开车的时候就没事观察后座的余璇,就见余璇除了满脸着急,一会一脸愤怒,一会一脸担心。

     速度倒是不慢,没过10分钟就到了张澄工作的快餐店。司机还没来得及说多少钱,就见一张红票子飘到副驾驶座上,而余璇早冲进了快餐店。

     “人呢?人呢!”余璇进了快餐店就见地上满是狼藉,几个店员正把倒地的椅子桌子扶起来,地面上还留有一小摊血。

     看到血,余璇就感觉满脑子都是红彤彤。

     “问你们呢!人呢?!”余璇大声吼道。

     “你谁啊?”一个男店员被余璇吼的烦了,朝余璇怼了一句。

     其他店员放下手中的活,都看着余璇。

     余璇随手捡起地上一把椅子,朝着附近一张桌子就砸,边砸边嘶吼,砸一下椅子吼一个字,各个震耳欲聋:“都!尼!玛!聋!啊!人呢!“

     余璇的手被震的直发抖,举起椅子指了一圈,大声骂道:“你!们!这!帮!傻!逼!”

     “你们这么多人,就放着张澄被七八个人打,没一个人敢上!”

     说着,余璇就想把椅子朝刚才怼他的店员扔去,谁知道一个大力就把他手上的椅子给卸下来。

     余璇瞬间想反抗,但俩胳膊却被反绞在背后,一阵剧痛疼的他只能弯腰。

     “干啥呢,就是你找事的吧?”

     “警察同志,就是他,刚进店就想拿椅子砸人!”

     警察终于来了。

     当时粉头发那帮人刚进来的时候,张澄吓唬他们说已经打了110,实际上没打。店员见张澄被打,这才打了110,这不,都这会了,警察才来,闹事的人都走了。

     “你瞎啊!我是来帮忙的!”余璇立马骂道。

     “哟呵,还敢骂警察!”身后的警察一脚踢在余璇膝盖内窝,余璇腿一软,跪在地上。

     余璇只觉一阵屈辱袭来,这下子什么理智也不顾了。

     胳膊也不觉得疼了,这点疼算什么,必须站起来,站起来,太TM丢人了!

     余璇身后的警察一脸诧异,眼前这小子够狠的啊。

     自己这边虽然一个人抓着这小子胳膊,但那是反关节啊,硬要站起来胳膊会脱臼的,那得多疼啊。

     “啊——”余璇大吼一声,一条腿抬起,一只脚终于站稳,成单膝跪地。

     “靠,怎么回事,小周,快,快来帮忙。”

     余璇就感觉背后被踹了一脚,一个重心不稳给踹趴下。

     “靠,还是给放翻了。”余璇这时候也有点清醒了,知道有警察来了,刚才还不小心被误会了。

     “你们抓错人了,我是来帮忙的。”余璇边挣扎边快速解释:“我兄弟被人在这打了,我接着消息就赶来救人了,你们真抓错人了……别别,干啥呢,别拷上啊!”

     奈何两个成年人压在他身上,一个压着余璇肩膀;一个压着余璇胳膊,另一手掏着手铐。

     “别,别,警察叔叔,我真不是闹事的,我是受害人亲属啊。”余璇刚想使劲挣开被反扣的双手,无奈全身被压在地上,十分劲只能使出一分。

     身上的警察利落的给余璇拷上手铐。

     “把他翻过来。”两个警察同志把已经放弃抵抗的余璇翻过来。

     余璇喘着粗气,居低临上的看着两个警察,一个挺着大肚子,年龄稍大,正用帽子当扇子,估计给累的;另一个身材挺利索,年龄偏小。

     “你小子看着挺瘦,力气到不小,给我累的。”胖警察踢了余璇一脚解恨。

     “警察叔叔,你们真误会了,我不是闹事的,给我解开呗,我让你们看看我的身份证。”余璇还在努力解释。

     胖警察不搭理余璇,对身边的年轻警察说道:“小周,你去取证吧,问问谁打的110。”

     小周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一会回来,手上拿了个本子和笔。

     余璇则喋喋不休的说着自己是无辜的,问题是胖警察就是不搭理。

     “谁报的警?”小周拿起笔准备取证。

     “我报的。”

     余璇头顶着地,看了一眼谁回答的,一看就气不打一处来,原来是自己刚才准备拿椅子砸的那个店员。

     “你不要乱说啊,小心……哎哟!”余璇刚想威胁两句,肋骨那就被踢了一脚。余璇怒目看去,胖警察鄙视的撇撇嘴。

     “刚才有七八个人进来店里,把正在用餐的顾客撵走,嘴里还说着什么爱国啊、抵制美国货之类的……”

     那个店员开始絮絮叨叨讲了起来,中间还有其他店员插话,算是讲明白了。

     余璇听得特别仔细,知道有个染粉色头发的小子先动的手。

     “粉毛,是吧,别让我逮到!”余璇在心里狠狠想到,一定要帮张澄报仇。

     小周问了张澄的情况,知道已经去了医院,要了张澄的联系方式,然后开始问余璇的事。

     “他也是闹事的?”小周指指躺在地上的余璇。

     “他啊,一进来就问‘人呢,人呢’,然后就开始拿着椅子砸桌子,还想砸我,就被你们拦下了。”那个店员倒是没瞎说。

     “你们谁认识他吗?”小周又问店里的员工。

     员工们摇了摇头,都说不认识。

     “我是张澄的室友啊,余璇啊,你们没听张澄说过?”余璇叫道。

     一个店员说:“知道张澄和其他人合租,但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也没见来过店里。”

     小周瞪了一眼余璇,然后看看其他店员,见都点头表示也知道这么多,就没再问。

     小周这边结束,问胖警察:“咋整?放了还是送所里?”

     胖警察说:“送所里,先让他清醒清醒。”

     小周点点头。两人把余璇拉了起来,押着就出了快餐店。

     上了警车,余璇就开始一言不发。警车开动,胖警察通过后视镜观察余璇,见余璇挺老实的,开始教育:“还以为自己是小孩呢,一言不合就砸东西,年轻人,火起怎么这么大?”

     余璇闷不吭声,闭目养神。

     胖警察讨了个没趣,不在说话,一行三人就这样向派出所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