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我愿为你上宗师1
    到了网吧,老王先问何琳去哪吃饭了,都吃到这个点。

     何琳说是啊,净聊天了,等会牛喜堂也来,说是想他的王老哥了。

     这是四人在路上就商量好的,不让老王知道今晚发生的事,要不老王肯定罗里吧嗦的不停。

     老王说,那好,何琳,我把你送回去,我再来。

     何琳说,不用了舅,今晚我就在网吧处理我的事。

     老王想了想,你决定吧。

     两人对话让余璇摸不着头脑,何琳处理什么事情啊,搞的这么神秘,不过也没啥神秘的,等会看看就知道了。

     不一会牛喜堂就来了,提着两兜子凉菜,还带了些肉串、板筋和鸡翅。

     老王一见牛喜堂就拉这个脸,阴阳怪气的说:“怎么着,舍得来我这了?”

     “嗨,这不赶快了呗,请老哥喝酒。”牛喜堂笑呵呵的说。

     “酒呢?喝空气啊?”

     余璇看着老王说话刺耳,心想,老家伙就是爱作怪。

     没等牛喜堂回答,老王吩咐余璇:

     “玄子,你去隔壁饭馆搬一筐啤酒去。”

     酒场摊子支开,几人也都是熟人,闲话不多说,先干了一杯。何琳倒是没喝,以可乐带酒。

     几人边聊边喝,何琳看了看表,说:“你们先喝着,我上线打个比赛去。”

     原来是打比赛啊,大晚上的打啥比赛?余璇在心里想道。

     何琳起身开了台机器,余璇他们继续喝酒。

     又喝了一会,老王和牛喜堂开始猜枚,余璇就拉着张澄就去找何琳去,看看何琳到底在干啥。

     张澄一开始还不愿去,觉得老王和牛喜堂猜枚猜的挺热血的,正看得两眼冒光。还是余璇偷偷说了是去找何琳,张澄才愿意起身。

     来到何琳身边,看何琳带着耳机,余璇还准备突然拍何琳肩膀一下,恶作剧一下。然而何琳早就看见他俩了,知道他俩就在身后,把手指放在嘴上嘘了一声,示意不要说话。

     “不让说话就不让说话呗,干嘛用中指。”余璇撇撇嘴。

     还是一场风暴英雄比赛,但从游戏界面来看不是国服的比赛,因为界面上显示的都是英文。

     而且何琳交流的也是英文,反正都是看不懂和听不懂。

     这时候ban&pick环节已经结束,开始读条进游戏,不大一会就进了游戏,地图是诅咒谷,何琳他们出生在地图的右方。

     余璇看了何琳他们的阵容,挺有意思的。双前排穆拉丁和阿尔萨斯,双后排弗斯塔德和露娜拉,单辅助老奶雷加尔。

     怎么说呢,这样的阵容不是不能打,就是缺点爆发,尤其的后排的爆发伤害。

     首先说说这两个前排。穆拉丁虽然被削弱了两次,一次是削了大招天神下凡,变身后平A自带极短的眩晕被砍;还有一次是最近的事了,E技能矮人投掷期间自带的不可阻挡被削。两次削弱确实让穆拉丁伤筋动骨,但以现版本来说,穆拉丁仍是第一TANK,毫无疑问。

     穆拉丁这个英雄当第一TANK已经好长时间了,他的特质以及技能决定了这个地位。穆拉丁的特质是复苏之风,在一定时间内未收到伤害,启动自动回血,如果血量低于40%,回血的量翻倍。

     还有就是穆拉丁作为顶在战场第一线的男人,额,男性矮人,拥有一手可以开先手或反手的Q技能风暴之锤,被击中的目标眩晕;W技能小范围AOE,自带减移速;E技能是个有伤害的位移技能,跳向目标位置,并造成小范围AOE伤害,而且期间减伤。

     大招R1是天神下凡,也就是WAR3里的英雄山丘巨人的变身,变身之后瞬间抬起大量的血量,不过身形变大不少,也就是碰撞体积变大。另一个大招野蛮斗殴,将目标一拳击飞,造成伤害且眩晕,被击飞的目标如果撞到目标的己方单位,还会再次撞飞他们,并造成少量伤害。

     整个来说,穆拉丁就成了上去开先手或反手,吸收一波伤害开大招变身或E回去回血;W的减移速用来黏住人,或是用来保己方后排不被冲脸英雄黏住。可以说穆拉丁能冲锋在前也能保己方后排,吃辅助资源也不多,不愧为第一TANK。

     阿尔萨斯嘛,怎么说呢,现阶段的阿尔萨斯在比赛里只能作为副TANK或担当近刺,用来骚扰敌方后排。这个英雄在WOW里是个颇具悲剧色彩的反英雄角色,这也是张澄最喜欢使用的英雄。

     阿尔萨斯有一手定身控制技能,W技能凛风冲击可以冰冻住小范围的敌人;E技能寒冰风暴也算是个软控制,自身为中心的范围内对敌人造成持续伤害,同时减敌人移速;Q技能是对敌人给伤害,对自己回血。大招是一个回血,一个群体大范围减移速。

     穆拉丁和阿尔萨斯都是TANKE,都没有爆发伤害,后排就更不用说了。鸟人弗斯塔德在七级点出爆炸锤天赋才算是有了个小爆发。小鹿露娜拉的特质决定了她对消耗血量很在行,爆发有些欠缺。

     露娜拉是半神塞纳留斯的女儿,是个半人半鹿的存在,特质是自然毒素,所有攻击造成目标中毒,持续掉血。

     这样的阵容在在这么大的地图上,如果对方拿了强控制阵容,在线上流窜作案,何琳他们前期会被抓的出不了门。

     再说说何琳他们比赛的这张地图。诅咒谷,是暴雪专风暴英雄设定的一个地图、乌鸦庭的老巢,整个地图都笼罩在乌鸦之神的诅咒下。地图非常大,三路兵线上中下相隔距离很远;其次,三路之间有很多阴影和草丛,且有许多树木或是墙体,将广阔的地图分割成一块块小战场。地图机制倒是很简单,地图会按时间随机刷出来乌鸦大神的贡品,双方英雄通过抢夺贡品来让敌方染上乌鸦的诅咒。哪方先获得三个贡品,另一方则在诅咒的持续时间内,小兵强制只有一滴血,堡垒不具有攻击能力。

     由于这张地图的特性,那些可以强力带线或是可以快速全图支援的英雄成了非ban必选的英雄。

     对方的阵容有些吓人。双前排牛头酋长和桑亚,但后排狼人格雷迈恩,单辅助泰兰德,以及专业英雄阿巴瑟。

     诅咒谷这张地图算是阿巴瑟的主场地图。阿巴瑟本体非常脆弱,但可以附身队友、己方小兵、建筑甚至己方雇佣兵身上,配合附身后的Q技能和W技能,可以对敌人造成不小的伤害,还有一点非常关键:阿巴瑟的所有技能,包括附身前和附身后的技能,都不要消耗蓝,只需要等CD结束就可以释放。

     还有阿巴瑟可以全图开视野,全图埋大便,恶心你一脸。阿巴瑟的本体技能W俗称大便,是个有一定存活时间的剧毒巢穴:一定时间激活后就埋入地下看不见,除非有破隐身的单位或技能才能看见,接触到的敌方单位会受到伤害,并且显形一段时间。

     尤其是10级之后阿巴瑟拥有复制能力,复制一个桑亚,双桑亚冲脸,或是双狼人冲脸?余璇想想都感到恶寒。

     从阵容上看,何琳他们在正面团战上不占优势。

     不过余璇已经不敢和何琳打赌了。而且经过今天的事,何琳能这么帮自己,余璇也是真心希望何琳能赢下这一把。

     游戏开始,何琳还是用的前排主TANK,也就是阵容里的穆拉丁。何琳他们选择直接分线,放弃地波团战。

     中路就去了一个小鹿在那,下路去了老奶,其他人选择在中路和下路之间的一个草丛里蹲一波。

     何琳他们选择没什么问题,首先蹲的那个草丛所在的路径不算是必经之路,也是个很大几率对方从中路往下路会走的一条路;其次即使没蹲到人,鸟人也可以飞上路,兵线经验不会漏。

     对方玩的也很阴险。从整个小地图上看,就没见对方人影,只有在上路发现了阿巴瑟的小虫子,其次中路也发现阿巴瑟附身在小兵身上,吃线上经验吃的正嗨。这个阿巴瑟上来就玩了个吃两路兵线。

     这也是阿巴瑟体系的优点。由于阿巴瑟的特质是持续召唤小虫子,首先阿巴瑟的本体通过召唤小虫子来吃一路兵线,再次阿巴瑟通过附身另一路兵线,再吃一路兵线经验,这样阿巴瑟一人就可以吃两路兵线经验,剩下的队有就可以去各路进行抱团GANK。

     何琳他们的小鹿玩的够猥琐,知道线上没有对方英雄的身影,放了个E技能小精灵去钻进附近草丛里开视野,发现没人,才敢出门吃线。

     蹲了一会,没发现人来。看来对方的人也在蹲人,这样蹲下去肯定不行,线上会漏经验的,所以鸟人果断飞上路去吃线。

     桑亚出现在下路,下路的老奶和桑雅对线稍显吃亏,何琳的穆拉丁和阿尔萨斯去下路准备抓一波桑亚。

     两人蹲在下路的草丛里,看到桑亚带线已经接近中线,也可能是老奶故意卖破绽,突然变狗上去咬了桑亚一口。

     桑亚不为所动,就让老狗在那犯贱,一个W打在老狗身上,接一个平A又是一个W,老狗撤了一步,桑亚也不Q上去,就在那边走A边吃线。

     穆拉丁和阿尔萨斯蹲在草丛里也不急,就在那看着老奶表演,然后就发现自己脚底下生出来一坨绿油油的、黏糊糊、热腾腾的大便。

     被发现了,准确的说是被阿巴瑟的大便发现了。

     何琳果断出击,直接从草丛里跳出来,先占住桑亚的撤退路线,直接一个Q就上去。桑亚肯定也发现了何琳他们的龌蹉行为,作为庇护之地最能打的奈非天,一个走位轻巧躲过穆拉丁的风暴之锤,看到阿尔萨斯紧接着穆拉丁身后出现,直接一个Q技能上古之矛Q中阿尔萨斯,竟然通过阿尔萨斯来造成Q技能的位移,顺势接平A接W,开启旋风斩就向下路堡垒逃去。

     阿尔萨斯的W第一时间没有接穆拉丁的Q,肯定是怕穆拉丁的Q没中,还能保留一个后手控制来再打桑亚一个控制。虽然这个后手的W冰封注了桑亚,然而桑亚已经逃到下路外堡门牙的火力范围内,何琳也没有选择第一时间集火,顶着炮台的输出打太不明智了,而且不一定能秒了桑亚。

     然而上路的鸟人却被抓死了,一血被对方拿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