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 疯狂
    萧以月已经陷入黑暗,没有听到萧以诺的最后一句话,就算听到了,她也来不及说什么了。

     火红衣袍的男子感觉到了幻境的破裂,萧以诺的离开,也看到了冰面另一侧原本躺在地上的萧以诺站了起来,来到冰面前尝试着要打破冰面,试了几次都无用后放弃了,转而是在周边慢慢的走了起来,双手摸索着墙面,想必是要找出机关之类,可惜,注定会令他失望,这面冰墙只有从他这边才能用机关打开,另一边想要打开唯有强行破开,而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萧以诺用尽全部内力想要轰出一条裂缝也好,但冰面还是完好如初,仿佛他方才只是用了一推。周围他也细细找过一遍,并没有什么能打开这冰墙,所剩下来的能打开冰面的方法似乎只有从里面打开。然,里面之人又怎会无缘无故的给他打开。

     明知以月就在冰墙另一面,他却没有办法打开冰墙,他与她仅隔了一层冰墙,却是令的他束手无策。他不是会轻易妥协之人,否则也不会在幻境中一直坚持本心,最后又在极其危险的关头醒转过来。

     先前以月救了他一命,他也不能放弃,有过一次的奇迹,他相信奇迹还是会在发生,只要他坚持,必定会有其他方法可以打开冰墙,也或者那火红衣袍的男子就突然的愿意打开冰墙了也说不定。他首先要做的就是不能放弃,一旦他放弃了,那么以月真的就不会在出现在他面前,他也不能出去找救兵,他不能拿那一丝的可能性去冒险,假若他带了人回来,以月已经不在这里,那他该上哪里在去把以月找回来。

     以月一定也跟之前的自己一样,坚持着不愿妥协,在等待着自己前去救她,他绝不能让她失望,他说过能救她出来就必会做到。

     月晚,你的女儿跟你一样倔强呢,这么久了都还在苦苦坚持着,不肯沉睡过去,你说我是不是该帮她一把,让她彻底陷入沉睡的好?

     火红衣袍的男子一遍遍轻抚着萧以月的脸颊,边喃喃自语着,像是说给他自己听,又像是说给沉睡中的萧以月听,亦或是早已不存在的月晚听。他不期待有人能够回答他的话,他只是述说着自己内心的想法。

     月晚,你当初为何弃我选择了风胤城,他有什么好,除了是风族的嫡子,他还有哪样可以与我相比,我们自小相识,我很小的时候就告诉自己长大了要让你做我的妻子,你难道忘记了,你小时候可是说过等长大了一定要给我,为何,才短短两个月未见,等我再次找到你,你却残忍的告诉我你要嫁给那个男人。

     你可知我那时的心有多痛?我恨不得一剑刺穿了那男人!

     在我挥剑砍向那男人时,你竟然以身相挡,你知道那一瞬我有多么的绝望,我从来不曾想过你会为了另一个男人,一个仅仅认识了才两个月的男人甘愿牺牲自己,不在乎自己的性命。我很想砍了那个男人,但我对你下不了手。

     当时剑尖抵着你的心口,我的手轻颤着。

     从我习武之日开始,我握剑的手都是极稳极稳的,只是那时,我的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我慌忙收回握剑的手,生怕一个不小心伤害到你。在听到你生了个女儿时,我既高兴又难过,高兴世上从此又多个人跟你一样,留着你鲜血的孩子,又难怪那孩子不是你我所生,是你跟另一个男人的孩子。再次听到你生了孩子,尔后传来你的死讯,我愤怒的提剑就往帝都赶去,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杀了风胤城,杀了他,他没有保护好你,他不配活着。

     等我来到帝都,来到将军府,我没有看到风胤城,也没有看到你的两个孩子,后来打听了才知,风胤城去了临山城,留下一双年幼的儿女。当时我就想机会来了,我要替你好好照顾两个孩子,我等了一天又一天,始终没有看到那两个孩子的身影,直至我在将军府待了半年的时间,那两个孩子都没有出现过。我怕他们出事,开始四处去寻找他们,仍是一无所获。在帝都待满一年的时候,我看到了那两个孩子,很活泼,很可爱。

     小女孩紧紧拽着小男孩,小男孩的注意力全在小女孩的身上,听着小女孩说着什么,不断的点着脑袋,又看到小女孩笑了,也傻傻的跟着笑了起来。

     那一霎,我仿佛看到了我们小时候的样子,当年的我们也是如他们这般天真无邪,每当我说着话,逗着你时,你总是用充满崇拜的眼神看着我,让我觉得很开心,更是下定决心要保护好你,守护你一生。

     可你不给我这个机会,残忍的连让我见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留下,就那么独自一人走了。我就想到,我一定要把这两个孩子带在身上,让他们去仇恨风胤城,让他们父子、父女间自相残杀,我要让风胤城为他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在我看来手到擒来的两个孩子,不想他们竟然还会了些武功,更是有个神秘的蒙面男子隐藏在暗处,在我动手之际,那神秘男子就出现了,他挡在了两个孩子的面前,我听到那两个孩子喊他师父。

     月晚,你说那人会是谁呢?连我都不能奈何的人,这世上又有几个人呢?

     那两个孩子的习武经验明显就只有近一年左右,那么这个神秘的蒙面男子就是在风胤城刚离开帝都前往临山城后不久就出现了,你说世上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那蒙面男子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是在风胤城走后出现。

     我信世上会有很多巧合,却不信那蒙面男子的出现也是个巧合,他的身上有让我熟悉的感觉,可他举手投足间又给我一种陌生的感觉,正因为这种矛盾,我才更坚定的相信自己的判断,那蒙面男子的出现不是巧合,也许我还认识或者见过很多次。

     月晚,你猜猜那蒙面男子会是谁?谁会去关心你留下的一双儿女?

     我猜不出,你在成亲之前,与我跟开也就那仅有的两个月,那两个月,我很想知道那两个月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你那么坚持的要嫁给风胤城,那个在我看来除了身份尊贵一点外,一无是处的男人他凭什么值得你的爱,可以拥有你,得到你。

     只有我,只有我,才配拥有你,许你未来,为什么会被一个才认识了两个月的男人赢得了你的芳心,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你宁愿选择一个什么都不知的男人,放弃我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人。

     你难道不知我对你的心意吗?你不但嫁给了那男人,你还给他生了两个孩子,更是害得自己难产而死,为什么?为什么?他究竟哪一点值得你用性命去这么做?

     如果是我,如果是我,我觉舍不得你痛,你辛苦,我会好好地呵护你,让你不受到一点悲伤难过痛楚。

     那个男人什么都做不到,却得到了你的所有,我不甘,我不甘啊,为什么我变得一无所有,而他不但得到了你,还有你留给他的一双儿女。

     是的,你的一双儿女。

     你的女儿就在我身边,她的生死就掌握在我一念之间,你的儿子……我不知道坲昇古族的少主为何要假扮成你儿子的样子待在你女儿身边,也不知道坲昇古族的少主把你儿子带到了哪里去,不过没关系,就算我现在找不到你儿子,你女儿还在我手里,还有风胤城,他就在临山城,你说如果他知道了你留给他的一双儿女都双双殒命了,他会是个什么表情。

     我好期待啊,我希望他也能尝到跟我一样的滋味,一无所有,从有到无。

     月晚,你说你最爱的男人会关系你拼了性命生下的一双儿女吗?他当年可以毫不犹豫的扔下幼小的两个孩子,是不是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他根本就不在乎那两个孩子,也是不是可以说他也不在乎你。

     我早就跟你说过,他那样的人是不懂得照顾,关心别人的感受,他们那样子的人所关心的不过是他们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从自身出发,以自身的利益为优先。他会同意娶你,完全是因为你的美貌,还有你背后的家族。没有这些,他怎么可能会娶一个才认识两个月的女人为妻子,他的家族又怎么会同意他荒唐的决定。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算计,他的阴谋。

     他毁了你,也毁了我的一生,我绝不能放过他,还有他的一双儿女。

     对不起,月晚,他们虽然也是你的儿女,可他们更是他的孩子,他们的身上一样留着那人的鲜血,那样的令人作恶。对了,月晚,我想到了,我可以把他们的鲜血放干了换上我的,那是不是他们就会变成我们的孩子,我跟你的孩子,跟风胤城再无任何的瓜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