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怪异心思
    老者一直没有出现,让风云琳颇为意外。要知道老者对她的脚伤跟符号的关系,以及她昨天说的那些话语很是在意。正兀自想着,外面传来一片嘈杂声,姐弟俩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疑惑。

     等他们走到屋外,就见不大的院子内站着数十个人,见到姐弟俩出来,这群人在老者的带领下都下跪朝他们磕头。

     “砰砰砰。”额头撞击地面发出的声响。

     风云琳被这一幕惊得一颤,这是出了什么事情?还不待她多想,风云璟已是急急的搀扶起人来,边喊道,“姐姐,你快来帮我呀,不能让他们这么磕下去,会把脑袋磕坏的。”

     风云琳有些自愧不如,她还比不上弟弟懂事,弟弟都懂得要把人扶起来,她却站在一边傻愣愣看着,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一刻,她无比清晰的觉得自家弟弟真的长大了,懂事了。

     “姐姐你还站着干嘛呀?快来帮我呀?”风云璟连连催促道。

     “嗯,来了。”风云琳连忙应声,跟着自家弟弟一起把人一个个扶起来,算上老者共有二十三人。

     众人恭恭敬敬地站着,看着姐弟俩的眼神中带着无比的虔诚,就仿佛姐弟俩是他们的信仰般。

     “云璟,他们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们?”被他们的眼神看的浑身不舒服的风云琳不得不在一次的求助于自己的弟弟,期望他能给自己答案。

     风云璟抿着嘴巴,歪着脑袋看了好一会儿,依旧瞧不出个所以然来,无奈的对着老者一连比划了三次,老者也对应着连连做着比划。

     风云琳默默站在一边看着,心里莫名涌起些奇怪的感觉,一时又说不上来,便也不在多想。她见自家弟弟从怀里掏出那张画了路线的图纸,向着老者比划了数下,老者沉吟了会,最终还是极为勉强的快速跟他比划着什么,风云璟先是摇头后又连连点头,脸上也随之显出喜色。

     “姐姐,老者说他愿意给我们讲一遍离开的路线图,还可以给我们带路,但是他希望姐姐能够告诉他们,姐姐的脚伤是怎么来的,什么时候见过那符号,还有姐姐昨天说的话又是从哪里学来。”

     风云琳一时有些头大,“他们不清楚状况,你难道还不清楚?那脚伤我自个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要不是先前他们画了诡异藤蔓,我都不知道这脚伤跟诡异藤蔓有关,然后那个符号,你一直跟我在一起也没见过,我自然也是没见过的,说到昨天说的话,我真的就是随口胡诌,你有见过我学其他话吗?没有,那不就对了。这些事就交给你跟那老者好好沟通了。”

     “为什么是我沟通啊?明明老者问的是姐姐呀?”风云璟对她这不负责的态度表示很不满。

     “因为我们俩人中就你能够跟他沟通,你要我跟他说,他能听懂我说的话吗?再说了,你那么能干,当然就更要好好表现。”风云琳一幅理所当然的神情。

     风云璟还想在反驳几句,见着自家姐姐的模样就知道没得商量了,这事还得靠他自己解决,要办砸了,他的后果可想而知。他慎重的对着老者比划起来,表情无比认真,老者似受了他的影响也变得更为的谨慎。

     风云璟告诉老者,脚伤是由于被诡异藤蔓缠住导致。老者便问他为什么会被诡异藤蔓缠住了?又是怎么脱身?

     一个没留神被诡异藤蔓缠住,用剑砍断了诡异藤蔓就逃走了。至于那个符号是真的不记得是不是见到过,昨天说的话那也是无意间听一个游方之士说的,觉得挺有趣就记下了。

     老者又再次追问那符号究竟什么时候看到过,这对他们极为的重要,那位游方之士现在在何处?

     风云璟又一次的摇头表示真的不记得符号的事情了,游方之士也仅是在他们很小的时候见过,现在何处他是真不知道了。

     老者面现失望之色,仍是不死心的询问游方之士的长相,年龄。

     风云璟再次告诉老者,他们是在很小的时候见过那游方之士,长相跟年龄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会说那句话,全是因为有趣时常会拿来说一下才能记到现在。

     老者轻轻的叹了口气,告诉风云璟,他可以带着他们离开丛林,也想让他的族人们能跟着一起离开。

     “为什么他的族人要跟着我们离开?他们不是知道路线吗?他们难道不会自己走吗?”风云琳在听了自家弟弟的转述后,一连问了三个问题。

     风云璟把她的疑问表达给了老者。

     老者缓缓说着,风云璟大致能听明白是祖训规定他们不能够通过密道自行离开这片丛林,那会使得他们整个部落受到灭顶之灾,只有当上苍选派之人来此才可带领他们安全离开。上苍选派之人需要具备三点,能够从诡异藤蔓下逃生,祖先留下来的一块石头会发散出光芒,还要会昨天风云琳说的话,只有三者同时满足,才能够告诉此人离开丛林的路线。

     这就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姐弟俩问了几次老者离开的路线,老者都说不知道,在风云琳说了通莫名其妙的话语后,老者反而给他们画了路线图。

     老者也是有着私心的,他不肯告诉姐弟俩怎么看路线图,是怕他一旦告诉了他们之后,姐弟俩会偷偷离开,那么他的族人们将再也离不开这片丛林,他作为部族内的族老,自然是希望部族能够在他的带领下发展得更好,族人们能够生活的更好,这才违背了祖训,没有告诉姐弟俩。

     “他们说他们不可以自己离开,必须要有人带着他们,他们才能安全离开丛林。”风云璟简洁的说着。

     “要我们带着才能离开?他们跟着我们一起走,会不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危险?”风云琳一针见血的问出重点。昨天,老者还不愿意告诉他们,今天却突然之间说可以带着他们离开,但需要带他的族人们一同离开,想想就觉得很有问题,哪会真有天掉馅饼的美事。

     风云璟眼巴巴的瞅着她,“姐姐,我们帮帮他们吧,他们好可怜。”

     “不行。”风云琳当即否定掉,这些人明明知道出去的线路,却要他们带出去,肯定有问题,她不想惹祸上身,她不能因弟弟的一时恳求就心软答应,那会害了他们自己。

     “姐姐,帮帮他们吧。”风云璟再次恳求,“我们也是要出去了的,就带着他们出去也是顺便,我们就帮帮他们吧?”

     风云琳这次很坚定,无论弟弟怎么说她都不答应,原本丛林中就诡异多多,她都不能保证他们两个能平安走出,多带这么多人不就是找死吗?

     “姐姐,姐姐,我们不能见死不救。”风云璟不气馁,仍想着要说服自家姐姐。

     “云璟,听话,我们不可以带着他们。”风云琳好声的劝着,弟弟心善是好事,却不能对什么人都表达善心。要帮助别人的时候,要先考虑下自己有没有能力,若连自己都不能自保,那何谈帮助了。

     风云璟垂下脑袋,这是他表示不开心的反应。若是在平常,她看到弟弟这个表情,肯定会心软答应,这次不会。

     那群人似乎明白了姐弟俩的意思,又下跪磕头起来,才磕了两三个,脑门上就有鲜血渗出,可见他们磕的是有多用力。

     风云璟实在不忍心再看他们磕下去,慌忙上前想一一搀扶起他们,这次他们确是不肯起来了,想必他们也看明白了,姐弟俩中风云琳才是能决定事情的那个人,她不松口,就说明事情没有成。

     风云琳原本就不坚定的心又开始左右摇摆起来,她相信如果自己不同意的话,他们会一直磕下去,直到她答应。她不是冷血之人,换作平常让他帮助些人她也不会推脱,这次真的不行。

     “姐姐,姐姐,帮帮他们吧。”风云璟见拉不起人,又改向去求自家姐姐,双眼湿漉漉的就差要哭出来。

     她能狠心拒绝弟弟的一次恳求,但是拒绝不了一次次的恳求,风云琳终是颇为无奈的点了点头,就当是为了自家弟弟吧。

     风云璟立即开心的笑了起来,朝着众人快速的比划起来,众人都露出了微笑,连连点头的站了起来。

     风云璟很自觉的再次把纸张递给老者,风云琳对他的表现很满意,弟弟还是能分清事有轻重缓急。

     老者这会不再推脱,而是认认真真的朝着姐弟俩比划,风云琳颇为无聊的看着自家弟弟跟老者两人认真的比划,见弟弟不时的点头,神情专注而认真,不由怔怔的看着自家弟弟出神。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耳边听到弟弟的呼喊,风云琳才回过神来,见弟弟的脸庞与自己贴的极近,想到刚刚自己竟然看着弟弟出神,脸颊不由的泛红,心里升起莫名的感觉,很怪异很怪异,又说不出缘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