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发疯
    风云琳的情况在没有恶化,她依然没有感觉到身体内有什么异样。风云璟却是眉头深锁,担忧的看着她。有时候,一开始越是没有反应,爆发后就越剧烈。

     姐弟俩这边沉默着,无言以对。另一边就差点要动起手来,老者在他们心中的威望已经降到了最低点,多数人都是怀疑老者正欲图谋不轨,纷纷要求老者给他们一个解释,一个可以让他们信服的解释,不然他们就动手给死去的族人一个交代。

     老者有口难辩,有些事情他不能够告诉自己的族人,否则他就不会等到现在才把离开丛林的路线说给族人听,为什么就没有人能够理解他,站在他这一边呢?就是那几个站着不说话的族人,眼中也带着明显的不信任。是他做错了吗?就该违背祖宗的祖训,在他被推举为族老时,把所有他所知的一切告诉他的族人们,所有的恶果由他自己一人来承担?

     看着越来越激愤的族人,老者原本的信心十足,满腔干劲都消失无踪,在他下定了决心,想要以一己之力来扭转整个部落的生存现状,在开始踏出了一步后,他得到了族人们的指责,怀疑。

     再一次在心中问自己,是不是他做错了?他就不该求着这两个外族人带领他们离开这片丛林,那么他原本就少的族人也不会面临死亡,而今却是进退两难。他不能让自己的族人再次踏入夺去七条性命的地方,没有那两个外族人的带领,他不能保证他们退回时还会不会遇到其他的危险。他沉默了,不再说话,默默的接受着族人们所有的责难。就让他背负起所有的责任,只愿他的族人们能够安全的离开。

     他的想法是美好的,但是他的族人们就不给他这个机会,见老者没有任何的反应,有人开始指着他大骂,把七名族人的死亡算在他的头上,场面一时有些控制不住,有族人甚至已经开始推搡起他,老者踉跄的后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形。他还是没有说话,任由族人们朝他发泄各种的不满,族人们的举动越来越过分,有朝老者身上招呼拳脚的,有扯着他头发的。

     姐弟俩对视了一眼,还是风云琳先开口,“他们这是怎么了?起内讧了?老者之前到底跟他的族人们说了些什么?怎么事情会变成这样?”答应了老者要带他的族人们离开丛林,这会儿他们在这边起内讧,在不能够跟他们沟通的情况下,这是在浪费时间,在这地道中多留一会儿,就多一分危险。

     “老者之前是在帮我们询问他的族人们有没有看到有人接近你,之后或许是因为某些误会才导致了现在这个情况。”

     “这样啊!”风云琳听了他的话,也不好意思再说出要离开的话。毕竟老者是因为她的事情才引起族人们的不满,她也更没有丢下这群人的理由了。

     又等了好一会儿,老者与他的族人们的矛盾似乎升级了,更多的人加入了殴打老者的行列,老者硬是不吭一声,也没有向姐弟俩求救,他知道,如果他向姐弟俩求救,姐弟俩会出手,但是这样更会激起族人们对他的不满,以及对这两个外族人的排斥,他不能再让事情往更坏的方向发展。

     老者能忍,风云璟却看不下去了,他出手隔开了老者与他的族人们,向着他打着手势,老者摇着头不肯说。他的族人们见风云璟出手帮助老者,原本站着两不相帮的人也加入了讨伐的队伍,矛头顿时全部指向风云璟。

     风云璟没有想到自己的好心帮忙变成了帮倒忙,有些无奈。他询问着老者的打算,老者什么都没有多说,只坚定地告诉风云璟,他不能,也不会丢下他的族人们。

     风云琳在一旁看着,如果她可以跟他们交流,她肯定会告诉他们,你们要么跟着我们一起走,要么你们自己回去,不要在这里浪费我们的时间,要吵架要打架,你们自己回去打回去吵。这个念头刚刚升起,风云琳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从伤口处传来了一阵细微的酥麻之感。再次低头仔细地查看伤口,只有鲜血还在少量的流出,说明这伤口没有毒,那种酥麻之感也已经消失。

     种种迹象都显示这很正常,但是就因为太正常了,让风云琳产生了一丝不安。看着伤口,她看着看着忽然就想到了,正常情况下洒了止血药的伤口不可能再会流血,除非是伤势很严重,可自己的手臂不过是割伤了皮肤而已,断称不上受伤严重。

     想要离开这里,越快越好的离开这里,只有离开了这片丛林,她才能觉得安心。不管他们出去后是在哪里,是不是已经临近了临山城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现在就想要马上离开。

     “云璟,我们赶快离开吧。”风云琳语速有些快,“要是这群人不愿意离开,那就让他们去,我们只管自己走。若是你想跟他们一起留在这里,那就随便你,我自己一个人走。”

     风云璟的脸上明显露出了错愕,“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没出什么事,只是不想在这边浪费时间了。反正他们的死活也与我们无关。我们确实是答应,要带着他们离开,但是如果他们不愿意跟着我们走,那我们也没有办法。他们想要在这边等死,为什么我们也要陪着他们在这边等死?”风云琳说话越发不客气。

     风云璟看着她的眼神变了,他认识的她不会这样说话。

     “你倒是说句话呀?你到底怎么决定?是要跟着他们等在这里?还是跟着我走?”风云琳有些不耐烦,“你也别试图劝我留下来,我是绝不会留下来的。”

     “以……你怎么了?”风云璟眉头紧锁,再没心思去顾及其他人。他想往前走几步,手掌被人抓住,低头看去,就见是那名给他们恶作剧过的小女孩。小女孩仰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伸手指了指旁边的老者。才一会儿工夫,老者就被他的族人们打得鼻青脸肿。小女孩的意思很明显,是希望他去帮助老者。风云璟看向风云琳又看向老者,前者的情况看起来比后者好很多,他便不再犹豫的再次隔开老者和他的族人们,待他再看向风云琳所在,已不见了她的踪影。

     风云琳见自家弟弟只顾着老者和他的族人,便不再多说,随即离开。此时,她的脑海里不断的回荡着一个念头,她要离开,离开,离开……

     至于风云璟,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他选择跟那群人在一起留在那个地方,那么她也没有必要去强迫他跟自己一起走。

     风云璟很是懊恼,他觉得风云琳太不可理喻了,明知老者是因为她的事情才会导致族人们的仇视,她还是不管不顾的离开了,她什么时候起变得这么的自私无情了?

     想法一出,他也察觉到了自身的一丝异样,他怎么会这么去想风云琳,她那么做肯定是有着自己所不知道的理由!自己刚刚那样想风云琳,那么风云琳呢?她是不是也会那样想他?在看向眼前的这群人,他的心底不可抑制的生出一股厌恶,不是这些人,他与风云琳怎么会分开?要是风云琳出了什么事情,他定要让这些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心口蓦地剧烈疼痛起来,令得风云璟瞬间清醒了过来,回想到自己方才的一些念头,后背发寒。不对,太不对了,太不正常了,他怎么会有那些想法?这个地方,不能久留。

     他尝试着去跟老者沟通,这回的老者情绪极为的激动,不住地指责风云璟,说他背信弃义,忘恩负义。不是他提供了路线图,他们怎么可能走得出这片丛林?

     就是因为他好心提供给了他们路线图,他的族人们才会不理解他,才会害得他变成这幅样子,他已经无法在族内立足,眼前这个外族人竟然想撇下他们逃离,这是不可饶恕的,必将会遭到报应。老者彻底的歇斯底里,双手胡乱的抓着风云璟,满脑子想着要撕开他,撕裂他,他想要撕裂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老者疯了,疯的毫无缘由,风云璟见了快速的往后退了数步。老者的四个族人也疯了,相互撕扯,相互撕咬,一口咬下一块肉,嚼了嚼就吞了下去,满嘴的鲜血,场面一时变的极为血腥,极为恐怖。那些还正常的族人们,惊恐的连连后退,不少人开始干呕起来,小女孩更是吓得挪不动步子。

     唯一还算冷静的风云璟拉住小女孩,退至离五个发疯之人稍远的距离停下。他有些庆幸风云琳早一步离开了,没有看到这场景。

     风云琳在离开一段距离后,就后悔了,暗暗责怪自己的鲁莽,怎么可以把云璟留在那里?云璟真不愿意跟着自己离开,自己完全可以打晕了云璟把他带过来。打定了主意,她便转身折回,准备把风云璟强行带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