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丛林深处的人群
    少女没有理会风云璟,依旧在前方灵活的跑着。

     “云璟,跟着她跑的路线走。”风云琳忽然出声提醒自家弟弟,暗淡的光线下,那少女能这么快速的跑动,说明她对此地非常的熟悉,说不定这少女还真能带他们出去。她已经不去想这少女跟昨夜那个神秘消失的少女是不是同一个人?只要他们能出去,两少女是不是同一个人,又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说了好一会儿话,风云璟说得有些口干舌燥,少女也没有搭理他,他也就不再说话了,只默默跟着少女跑。

     风云琳发现少女不是直线跑,也不是无意的乱跑,是非常有规律的在左右跑动。即便此刻天色已全暗,他们这么快速的跑也没有撞上树也没被枝蔓绊倒。再一次的确信少女是真的熟悉这里,才能这么无所顾忌地在黑暗中奔跑。

     也不知跑了多久,姐弟俩看到了前方有光亮,跑近了才发现那是几间简易的木头房,两人不约而同的想,是不是他们已经出了丛林?

     少女快速的奔向那片房子,扑向一个年长老者的怀里,唧唧歪歪不知在说些什么,反正姐弟俩是从来没有听到过这种语言。

     姐弟俩放慢了脚步,缓缓走向那片地方,有数个手持盾矛的人从两边跑了出来,嘴里叫嚷着,手上的盾矛也是往前刺着。

     “姐姐,他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风云璟紧拽着自家姐姐的衣衫。

     风云琳也颇为郁闷,好不容易看到了人,结果对方说的语言跟他们不同。脸上浮起淡雅笑容,语气也尽量的亲切,“你们好,我们没有恶意,我跟弟弟在林中迷了路,幸好遇到这位小女孩,我们只想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从这里要怎么出去?”

     老者朝他们挥了挥手,又说了几句,可惜风云琳跟风云璟根本就听不懂,只能干瞪眼。

     “姐姐,怎么办嘛?”风云璟很沮丧,任谁待了大半个月,看到同类都会非常兴奋,可是不能交流,他们要怎么办?

     风云琳也无法,不能交流,他们就无法得到他们想知道的事情。风云琳想到了什么,往四周的地面扫了眼,捡起一根枯树枝,又慢慢靠近那些人一点才在地上画起图来,她就不信语言不能沟通,图画还不能沟通了。

     她画完了图,看着老者,手指着一张张图画,那意思是希望老者过来看一看。

     老者看着她不动,他怀中的少女也看着她不动。

     风云琳有些急,她画得再简单明白,他们不过来看,那也是无用。

     拿着盾矛的其中一个人跑到老者身边,对着风云琳的脚边不停比划,老者的眼神随着他的话语变了。

     老者指着风云琳的脚边,说了几句话,看他的神情似乎还是挺焦急。

     风云琳听不懂老者说的话,又再一次指了指她画的几幅画。这回老者有了反应,他看看风云琳在看看地上的画,往前走了几步,那拿着盾矛的人紧跟着他,警惕的看着风云琳姐弟。

     老者看向那些画,刚开始,他皱着眉,后面便慢慢舒展开来,最后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这是什么意思?风云琳不解,老者点头又摇头,到底是看懂了,还是没看懂?本着破罐子破摔,风云琳在地面上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以表示自己的疑惑。

     老者指了指她的手,风云琳看向自己的手,除了脏了点,也没有什么特别呀!

     老者又指了指她的手,在一旁安静站着的风云璟抢过她手中的树枝递给老者。

     老者点头,接过树枝,把风云琳画的最后一幅图抹掉。

     风云琳更不解了,老者把画抹掉究竟是什么意思?是不愿告诉他们出去的路还是什么意思?她从边上又捡了根小树枝,把那幅画画上。老者这回没有抹掉画,只是在上面画了个大大的叉叉。

     她总共画了四副画,第一副是他们追着小狐狸,第二幅是他们站在丛林间,第三副是他们碰到那个少女,第四幅是问要怎么出去?

     老者单单抹掉了第四幅没有碰其余三幅,到底想要说什么?

     在她疑惑不解时,老者在地上画了幅画,画上是一个圈套着一个圈,正中间站了五个人,五人的边上还有数个人。

     这不是……这不就是跟他们现在的人数一样吗?风云琳惊疑不定,老者这画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姐姐,中间的人是指我们几个吗?外面一个个圆圈是什么意思?我们现在在丛林的正中间吗?”风云璟歪着脑袋看着,边提出自己的困惑。

     是啊,那一个个圆圈代表什么意思?为什么是他们站在圆圈内,而不是站在圆圈外?

     风云琳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丛林中待久了,变得太愚蠢了,连一幅画都看不明白。明明很简单的一幅画,就正中间有几个人,然后外面是三个圈,像小孩子的涂鸦,为什么她就看不懂了?

     “圈圈到底表示什么呀?难道是指把我们圈禁在里面吗?”

     风云璟随意的说了一句话,风云琳蓦地看向他,“你刚刚说的什么?再说一遍!”

     “啊?我就说,圈圈代表什么呀?是不是指把我们圈禁在里面?”风云璟呐呐的重复了遍。

     圈禁。圈禁?圈禁!

     风云琳边念叨这两字边看着老者的画,越看越心惊,三个圆圈是代表他们被重重圈禁了吗?那么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什么眼前这些人的穿着打扮都跟他们完全不同?对方说的语言又是什么?一个个问题随之在脑海中浮现。

     他们不过是要去临山城找他们的爹,为什么就碰到这些事?是不是当初就不该理会司徒睿夜,直接前往风城就不会碰到这些事了。

     老者又在地上画了个符号,风云琳瞧了一眼就看向自家弟弟,她觉得如果他们两人中有人能懂这个符号,那就是弟弟,“云璟,这符号什么意思?”

     “姐姐,我都没看到过这个符号,怎么知道它是什么意思?”风云璟很不解很不解,姐姐怎么会问他呢?连姐姐都不知道的东西,他怎么会知道?

     “刚刚那幅画还是多亏了你才能懂是什么意思?再好好看看这符号,仔细想想,是不是能想到点什么?”风云琳对弟弟抱着很大的希望,要是云璟也看不懂,那他们是真的不懂这符号的意思了。

     风云璟很努力很努力的盯着符号看,绕着符号转了一圈又一圈,越是看不懂就越心急,最后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姐姐,我看不懂,我看不懂。”

     “好了好了,看不懂就看不懂吧。姐姐不是也看不懂嘛。”风云琳蹲下身子安慰弟弟。

     老者用树枝指指符号就指指风云琳,风云琳顿觉一个头变两个大,她真的真的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姐姐,他是不是说那个符号跟你有关?”风云璟再次出声。

     风云琳微瞠,仔细的又看遍符号,确定自己确实没有见过,手指着符号朝老者摇了摇头。

     老者神情激动地朝着风云琳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双手不停比划着。

     风云琳朝他笑笑,摇摇头。

     老者朝着身后的其他几人招了招手,聚集到一起说了几句,就见众人都摇了摇头。

     “姐姐,他们到底在说什么,想要跟我们说什么?”风云璟像个好奇宝宝,不断在那群人和自家姐姐间来回互望。

     “我们聪明的云璟都不知道,姐姐怎么会知道?”风云琳捏捏他脸颊。

     “有嘛?”风云璟不好意思的挠头,小脸蛋红彤彤,姐姐还是第一次在有这么多外人的情况下表扬他。虽然对方听不懂他们的话,却不影响他美滋滋的心情。

     老者回头指着风云琳的脚,又是一阵比划。风云璟歪头想了想,“姐姐,他们会不会是在问你脚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脚上的伤?她也想知道,之前她就想过一遍了,仍丝毫不知自己是怎么伤到,那黑紫色看着吓人,她却没感到身体的异样,想来应该不会是什么毒,只是不小心擦伤了而已。

     老者见风云琳没有理睬他,又朝她说了几句,风云琳很想告诉老者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何况这都是弟弟猜测的,也不能确定老者问的就是她脚上的伤。

     老者在地上画了根藤蔓的样子,指了指风云琳的脚伤处,姐弟俩对视一眼,风云璟继续解说,“姐姐,他是不是在问你的伤跟诡异藤蔓有关系呀?”

     风云琳点点藤蔓,又指指自己的脚,点点头。她记得当时因为震惊藤蔓能分裂,躲闪速度慢了点,被一根藤蔓缠上自己的脚,以诡异藤蔓能消融了蜘蛛,她少了截裤脚也就很好理解了。

     老者见到她点头,立即手舞足蹈起来,显得十分激动,又朝着身后几人喊了什么,他们也是手舞足蹈起来。

     “云璟,什么意思?”

     “姐姐,我不知道啊,他们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是因为姐姐的脚伤跟诡异藤蔓有关,所以他们很高兴?”风云璟说到后面,小脸黑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