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会分裂的藤蔓
    “姐姐。”风云璟紧紧抓着风云琳的手臂不放,心噗通噗通剧烈的跳动着,双眼眨都不眨的直盯着她。

     就在不久前,风云琳眼看着在耽误下去丛林又要黑了,往诡异藤蔓所在扔了几棵野果子,藤蔓静静躺着没有任何反应,便打算尝试着从树上穿过看看藤蔓是不是也不会有反应。就在她抵达几株藤蔓的上方,藤蔓如有灵性般就朝她袭来,她轻巧躲过四株藤蔓后,另四株紧跟其后袭向她,近处又有数株藤蔓摇晃着蠢蠢欲动,风云琳不再迟疑,挥剑砍断了袭向她的四株藤蔓,正准备去砍断另外的藤蔓,匪夷所思的一幕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原本被她砍断的四株藤蔓竟是眨眼间各自从切口处迅速分裂成两株来,八株藤蔓交织成粗糙的网状从下至上席卷向她。

     因为震惊,风云琳的躲避速度慢了半拍,被一根藤蔓缠绕上右脚,她右手一翻一划间藤蔓被割断,切口处再次分裂出了两株。她没有注意到就那么瞬间被藤蔓缠绕到的裤脚已经消融掉,只要她的动作慢上一点,她的皮肤也将被消融。

     她的眼神闪了闪,为了证实下内心近乎不可思议的猜测,她把另三株藤蔓也一一砍断,没有意外的三株变成了六株,也是一样的交织成网状却是从上至下朝她兜头照下。

     风云琳狠狠倒抽了口凉气,再分裂的藤蔓似乎真是变得更聪明了,居然懂得了相互合作,不在像未分裂前只懂得从下往上单根朝她袭来。简单的改变,相互间的配合也不协调,就如孩童间第一次合作会相互扯后腿,但放到一株植物的身上却是令人不寒而栗,会分裂会进步的藤蔓,从另一种角度讲这些藤蔓几乎是不能被杀死。

     想要印证她的进一步猜测,风云琳暗暗紧了紧握着剑的手,再次挥向分裂后的八株藤蔓,转瞬八株变为十六株,藤蔓间密密的紧贴着交织成的网状像极了人类编织的竹篓,饶是风云琳对自己轻功再自信,此种情形下也唯有避开,不敢随意去挥剑砍断另八株分裂过的藤蔓,那不是勇敢是对自己性命开玩笑。

     察觉藤蔓的紧追,风云琳原想独自引开,又怕与弟弟分开后不能及时找到彼此,“云璟,快走。”

     诡异藤蔓不仅能分裂,追踪的速度也是丝毫不慢,又担心着不知从哪在冒出些诡异藤蔓,风云琳的神经紧绷到了极致,好几次诡异藤蔓差点缠绕上她,她赶忙拽着自家弟弟快速往前掠去,所幸身后的藤蔓在追出段距离后都缩了回去,他们也没碰上其他藤蔓,俩人皆是松了口气,找了根树杈坐下。

     风云琳拍拍他的脑袋,“别那么紧张,没事了。今天就在这好好休息一晚,等明天想想其他办法。”

     “可是姐姐,那些藤蔓好可怕呀,砍又不能砍,砍了一个能变两个,两个变四个,四个变八个,它们的移动的速度比我还快,要不是姐姐的速度更快,我们刚刚都被藤蔓追上了,还能有什么办法嘛?”风云璟扯着自己的头发,心知又是自己惹出的祸,他似乎一直在闯祸,姐姐则替他一次次善后,“姐姐,要是我听你的话不去追那只小狐狸,我们就不会进这地方,也就不会碰到这可怕的藤蔓了。”

     “怎么这样想呢?我觉着挺有趣。”瞧着自家弟弟瞪圆眼睛,风云琳轻笑,“你不追小狐狸,我们就不会进这地方,不会知道世上还有这等诡异的藤蔓。我们看到了,还亲身经历了一番,你跟其他人说起这件事情,他们压根不会相信,只会认为我们欺骗他们,说不定还会认为你魔障了,这些经历都将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秘密,你不想跟姐姐拥有些他人不知的秘密吗?”

     “想,我要跟姐姐拥有只属于我跟姐姐两个人的秘密。”风云璟很快分散了注意力,“我要感谢那只小狐狸,没有它,我跟姐姐也不会拥有只属于我们的秘密。”

     “嗯,这就对了。”风云琳捏捏他的脸颊,又说了个令他能开心好几天的消息。“等我们出去了,你就能见到你一直想见的爹了。”别以为她不知道自家弟弟嘴上虽不再说,其实心里还是很希望能见一见爹的,特别是看到其他孩子跟爹在一起的时候,他的眼神中透露出满满的羡慕。

     果然风云璟听了她的话后很是高兴,“啊!爹在风城啊?”

     “你能分清我们是往风城赶?不是在往临山城的方向?”风云琳好笑,自家弟弟的反应总是那么有趣。

     “啊!”风云璟眼眸瞪得大大的,配上他张大的嘴,脸上的神情,煞是可爱。“真的一出去就能见到爹啦?”见自家姐姐点头,他兴奋的跳起来,忘记他们是在树杈上,要不是风云琳反应快一把拉住,只怕就得摔下去了。

     风云琳点点自家弟弟的脑门,“见到爹后不可以这么活泼,爹是将军会比较喜好稳重点的人。”

     “噢。”风云璟乖乖点头表示知道了,甚至在心里开始想见到爹后第一句话要说什么?全然忘记了风云琳也并不确定他们所行方向就是临山城,不过他就算记得,向来听从姐姐吩咐的他也不会提出任何意见。

     “吃了东西就赶快睡吧!”

     “姐姐,今天换我来守夜吧。”风云璟很是不好意思,每次都说好姐姐守上半夜他守下半夜,结果总是他一觉睡到天亮,姐姐守了整整一晚,从进入这片丛林,姐姐就没睡过了,顶多是闭着眼稍作休憩。包袱内的干粮也基本都是被他吃下肚,姐姐就摘些果子吃。那些果子又酸又涩,他第一次吃那果子,才吃了口就受不了了,姐姐却已经吃了三天。一顿不吃他可以忍受,两顿不吃他也能撑着,到了第三顿他自愿的要求吃果子了。

     “啪!”风云璟一掌拍向自己的左手,手掌翻开,一只拇指大小的毒蚊被他拍扁,一个大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鼓起。风云璟开始不停地抓挠起这个包,嘴里嘀嘀咕咕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丛林很大,飞虫很多,一不小心被咬上,立刻会起个大包且奇痒无比,要等上三天才能消掉。在这里不知何时是白天,何时是黑夜,只能在有光线透射下来时称为白天,没有光线后称为黑夜,白天很短估摸着也就两个多时辰,其余便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白天动物极多,它们行走间不会发出任何声响,即便遍地的枯枝落叶,它们踩上去也没有声响,好几次他们都是看到了才知道有动物靠近,可就是看到了,他们也不能抓来当食物吃,姐姐说这里一点火星子都可能把整个丛林烧起来,到时候他们逃都不用逃了,直接能被烟雾熏死。夜晚,没有了一丝光线的丛林会瞬间安静下来,静得连枯枝落下的声音似乎都能听到。

     夜晚待在树杈较为安全,就是会时不时遭到蚊虫的骚扰,偶尔还会有飞禽的袭击,需要有人守着,本来是俩人轮流着来,好减轻一个人的负担,每每风云璟在临睡前告诫自己下半夜一定要起来,也叮嘱姐姐要把他叫醒,每次睁开眼就是一晚已过去了。

     一面心疼自家姐姐的日渐消瘦,一面又埋怨自己没用,作为一个小小男子汉他应该站在姐姐面前,什么苦活累活都该他来做,可是他总是做不到。

     也就在他啃完一个酸涩的果子时,身周围冒出一团团或墨绿色或火红色或幽蓝色的光团,他瞪圆了双眼,好奇的眨巴着眼睛,在丛林待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夜晚有亮光的东西,看着看着,临近了才知那些光团是野兽们的眼睛。他长到十二岁,也见过许多小动物,却从不知道原来野兽们的眼睛在夜间还能发光,他想要是只有他一个人估计会被吓疯也说不定,幸好姐姐在他身边。

     他傻愣愣跟那些眼睛互盯着,嘴中的果核都忘记吐出了。风云琳眼神轻闪,有了巨型蜘蛛的事在先,她不会再小看丛林间任何一样东西,他们站立的树杈也是趁着白天,她再三检查确认没问题了才上来的,她紧站在自家弟弟的身旁,做好随时动手的准备。

     野兽们跑到树底下齐齐嘶吼,更有聪明的野兽开始撞击树干,试图想把他们从树上撞下来。树干粗壮结实,一时间几头野兽的撞击只是徒劳,风云琳心知持续的撞击下去树终会支撑不住,到时他们就危险了。

     夜晚丛林一片漆黑,也是亏了这些发光的眼睛,风云琳才能勉强看清周围情况,看不清还好,看清了她全身汗毛竖起,在他们所站立的树上,旁边的树上,任何她目力所及的树上都有着蛇缠绕着,蛇杏吞吐不定,不时滴着一两滴涎水,蛇头都望着他们所在的位置。